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现场:唐炜臻,奇人也

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现场:唐炜臻,奇人也

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现场:唐炜臻,奇人也

来源:北美在线

北美在线(NAOL.CA/NAOL.US)记者了然 、石丹摄影报道:由唐炜臻财富俱乐部主办、全球化合作基金会和加中企业家协会协办的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昨日(周六)下午在多伦多会议中心隆重开幕。

峰会吸引了来自加拿大、美国和中国的中西金融界、学术界、投资界、企业界、政界、文化界、华人社团领袖和众多新闻媒体等各界精英参加,大约400多人济济一堂,共襄盛举。

安省公民与移民厅厅长陈国治代表省长麦坚迪对大会表示祝贺,中国驻多总领事朱桃英、副总领事张美芳、全加华联会主席陈丙丁、大多伦多中华文化中心主席张明达等嘉宾出席了峰会。

大会的主题为“如何应对全球金融风暴”。主讲嘉宾包括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孙放、著名经济学家徐滇庆教授、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金和风险管理部高级副总裁Dr.John Pattison,以及本次峰会主席、华人财富管理专家唐炜臻先生。

上个世纪,“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领导共产党推翻了美国支持的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彻底改变了中国的命运和全世界的政治格局,也使得中国的资本主义实践至少被推迟了40年。因此,说毛泽东是20世纪最传奇的中国人一点儿也不为过。

如今,正值全球遭受百年不遇的经济危机、投行倒闭股市暴跌、金融海啸尸横遍野之际,毛泽东的湖南老乡唐炜臻却在北美独领风骚高奏凯歌,不仅在他发起的“带领移民走资本主义致富道路”的惊人实践中越走越远,迅速地聚集和管理了近一亿美元资金, 而且高调宣布连续四年保持每周1%的超凡回报,真是有点石破天惊的味道,无论是看热闹的股民还是业界高手,纷纷表示惊讶和大跌眼镜!

唐炜臻,21世纪一大奇人也!

 

 

 

 

 

 

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专家纵论经济

来源: 51   作者:谈海

1月17日,由唐炜臻财富俱乐部主办、全球化合作基金会特别协办、加中企业家协会协办的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在多伦多会议中心举行,数百名来宾参加了主题为“如何应对全球金融风暴”的论坛。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孙放、著名经济学家徐滇庆教授、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金和风险管理部高级副总裁Dr John Pattison以及唐炜臻分别做了报告。

这次高峰论坛是在2008年9月华尔街五大投行倒塌和次级房贷引发全球金融海啸、世界金融和经济形势持续恶化的特殊背景下召开的,因此论坛就显得格外有意义。特别是国际著名经济学家、西安大略大学经济学终身教授徐滇庆先生做的《中国在金融危机中的挑战与机遇》的主题演讲,深深吸引了听众。按照徐滇庆教授的说法,目前的经济危机只是刚刚揭开了盖头,水到底有多深谁也不敢说。徐滇庆分析了中国与美国所面临的不同困难,从经济学角度解释了此次经济危机对中国的有限影响。徐滇庆引用了日本和俄罗斯的经验教训,深入浅出地阐明了美国经济和美元目前所面临的严峻形势——远远超出我们普通人的预期。

 

四位演讲嘉宾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金和风险管理部高级副总裁约翰帕迪森博士(Dr. John Pattison)做了题为《How to Manage Finances During the Financial Crisis and After》的主题演讲,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孙放做了《全球化时代金融危机——一个时代的终结》的主题演讲,唐炜臻金融集团董事长唐炜臻做了《唐炜臻金融投资的庄家思想与实践》的主题演讲。

论坛会场

听众入场

唐炜臻与来宾交谈

入场检票的洋MM

 

 

 

 

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讲者吁重建信心.迎接金融海啸挑战

[2009-01-18]      来源:星岛日报

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于昨天下午在大多市会展中心举行。安省公民及移民厅长陈国治、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朱桃英等与数百人士与会。主办单位表示,希望藉此论坛对如何应对全球金融风暴等问题给投资人以有益启示。

 

论坛由唐炜臻财富俱乐部主办,全球化合作基金会及加中企业家协会协办。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孙放、CIBC资金和风险管理高级副总裁John Pattison、西安大略大学经济学终身教授徐滇庆及唐炜臻财富俱乐部主席唐炜臻进行主题演讲。

 

经济不景带来心理困扰

 

大会主席唐炜臻表示,自去年9月以来,金融海啸席捲全球,北美成为重灾区,经济不景气给人们心理上带来的困扰也是空前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论坛,希望大家重拾信心,以智慧才情迎接挑战。

 

中国先做好自己事情

 

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朱桃英致词时表示,2008年下半年以来的金融危机由局部扩展至全球,由发达国家扩至新兴市场国家,由金融业扩展到整个经济, 影响巨大。

 

中国政府本着先做好自己事情的思想,稳、准、快速果断採取有效的宏观调控措施,应对经济危机的影响。

 

中国政府先后推出扩大内需、下调基准利率及储蓄利率、减轻企业赋税等灵活审慎的措施,保持经济稳定和增长,这本身也是对稳定世界金融和经济秩序做出的重大贡献。

 

 

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隆重举行

来源:本网特稿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www.newnews.ca 09年1月17日讯)由唐炜臻财富俱乐部主办、全球化合作基金会特别协办、加中企业家协会协办的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今天(周六)在多伦多会议中心举行,安省移民厅长陈国治代表省长麦坚迪对大会表示祝贺,中国驻多总领事朱桃英、副总领事张美芳、全加华联会主席陈丙丁、大多伦多中华文化中心主席张明达等嘉宾出席了峰会。

大会的主题为“如何应对全球金融风暴”。主讲嘉宾包括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孙放、著名经济学家徐滇庆教授、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自今年和风险管理部高级副总裁Dr John Pattison,唐炜臻自己做了“唐炜臻的庄家思想及其实践”的总结报告。

 

左起:孙放、唐炜臻、徐滇庆、Dr.John Pattison在论坛开始之前。

陈国治带来安省省长麦坚迪的贺信。

大会会场。

2位幕后英雄唐炜臻太座萧红(右)、北京协会会长杨宝凤。

社区领袖张明达、陈丙丁、陈叶美幼出席了会议。

唐炜臻

参加会议的代表王家明(中)、温威廉(右)及林素红。

总领事朱桃英向大会表示祝贺。

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孙放。

多国元首的朋友、全球化合作的使者孙放先生
作者: winter  日期: 2008-12-29 11:21:46
多国元首的朋友、全球化合作的使者孙放先生
—财富峰会嘉宾巡礼

晁佐勒

对广大投资者极具意义和价值的[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多伦多峰会]即将拉开帷幕,这已是第二届财富峰会了;在第一届的基础上增添了很多新亮点、新卖点和新内容。特别是本次峰会邀请了诸多世界级的经济界权威和政府要员,以及高端民间机构的加盟,更使得峰会深具规模和气势。这次峰会除主办方”唐炜臻财富俱乐部”外,还诚邀来自中国的全球化合作基金会(Foundation For Globalization Cooperation, 缩写为FGC)。作为特别协办方,共同打造这台财富盛会。

世界正日益走向大同,正如联合国安南秘书长所述:”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我们没有理由不携起手来,消除一切障碍,实现人类社会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合作。”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孙放认为,当今的信息革命导致了有着历史根源的全球化,以网络形态跨越各大洲在世界范围内发展。人们对于空间的理解发生了变化,国际政治的重新定位产生了跨越国界的新的经济地理。越来越多的国家参与全球化时代的竞争和合作,彼此相互依存,它们的经济繁荣、国家生存、高科技人才流动日益依赖着全球各种关联的网络,这是全球化的特性。

全球化合作基金会属非营利性社会组织,其宗旨是提倡全人类的合作精神,逐渐消除贫富差距、资源共享、相互依存,创造一个政治团结、多边合作、文化多样性的新时代。基金会的总部设在:香港中环德辅道中71号,永安集团大厦5楼508号。在美国、欧洲、日本和北京设有研究机构和办事处。

此次参加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多伦多峰会的是基金会主席孙放先生一行。作为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世界文化多样性组织主席、全球化论坛创始人、兼任国际组织、商业机构等十几家高级顾问 ,孙放先生学贯中西、建树颇丰:曾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世界文化多样性”奖 ;会见过50位国王、女王、总统、前总理、联合国安南秘书长、法国总统希拉克、美国现总统布什、美国前总统布什、非洲联盟、欧洲联盟主席、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并以论坛主席身份邀请各国近300个部长、大使参加的全球化论坛。该《论坛》对推动世界和平起到积极作用,得到国际社会广泛的认可。1996年,他担任中美华新环保集团首席执行官期间,获国际环保组织颁发保护环境奖 。2000年5月,又以全球化论坛主席、创始人身份邀请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院长—约瑟夫•奈教授参加首届全球化论坛,并陪同约瑟夫•奈院长会见中国领导人和国防部长。

2002年,他作为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批准部分基金,用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培养中国国家行政管理人员。2003年,身为非洲联盟副主席、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等国家提供教育经费, 帮助贫困儿童上学,兴建小学。2005年时孙先生又提供部分基金,协助联合国安南秘书长在中国上海召开”全球契约峰会”- 企业的社会责任。

孙放主席担任基金会领导以来,为世界各国的企业、政府和民众做了很多善事和大事, 赢得了人们的普遍认同和尊重。他的资历和资质使其享有很高的地位,他曾作为美国哈佛大学 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 、德国慕尼黑大学 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大学 客座教授而活跃于世界政治和经济舞台,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无论是联合国秘书长,还是世界其他屹国高官要员,都对他的业绩和为人表达了极高的赞誉;这次他率团来多伦多参加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峰会,不失为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目的是增进加中友谊,开拓全球化合作的领域。孙主席对加拿大这个国家并不陌生,这个北美大国也一直在他的关注视野中;而在加国打拼的华人及其企业家更是他关注的主要对象和服务对象。

此番”挥师”加拿大,意义非同寻常,一方面力求中加经贸领域合作空间的拓展,为加中华人企业及企业家搭建平台;实现双赢打基础。另一方面针对加中关系一直以来蒙受的阴影,孙主席想必会起到”民间外交使者”的作用、进行破冰之旅;加拿大的华人企业家和企业界早就做好准备,热诚欢迎他的到来,期待着这次高规格的活动能对加中企业界和企业家之间的合作和加深了解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孙放主席的莅临使得本次峰会有了加中多领域合作的契机,将使民间外交深入人心,也对广大华裔企业家整合市场、开拓业务帮助不少。对于孙放主席的到来,多伦多的中西媒体均给予莫大的关注和聚焦,很多媒体都已经筹划选题、布置版面,并派出记者驻守峰会;峰会的宣传造势业已全面铺开,中西主流媒体上都印有这次峰会的广告。票务工作也进展顺利,由于财富峰会与[2009加拿大华人春节联欢晚会]同在一天举行,(峰会之后,晚上就是春晚,地点也在一座大楼里。)都是唐炜臻财富俱乐部举办;这就使得峰会与春晚的套票被人们普遍看好。目前,售票势头很”火”,有可能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形,人们期待孙主席所代表的”中国符号”为大会注入更加新鲜活泛的元素,使财富的含金量大为增加;也使峰会更具规模和档次。寻求合作与发展机会是此次孙主席来的主要目的,”互惠”、”合作””与双赢”将是他们加国之行的关键词。孙主席早前曾精辟地指出:”信息技术革命打破了国家和区域的屏障,人们生活在一个地球上。我们需要设计和创建一个公正、合理的全球与区域相协调的国际合作体系。在资源共享,平等、互惠的原则下寻求一个更广泛的多边集团的合作模式,这将直接影响处理全球问题的成效。”而财富高峰论坛会议本身就有全球大联合的特征和誓言。势必掀起一股对财富创造与积累的认知旋风,来对人间财富进行别具一格的注解和阐释。

孙放主席在加拿大的华裔企业家和金融投资人士最需要的时候来到加拿大多伦多,为华人企业界和金融界打气,提升他们在居住国的事业品质和国际地位;使其增强信心、团结一致、共度难关。同时本身也意味着中加经贸往来与对话的实质性进程将再添一把柴,把那炉火烧得通红,映照着希望和梦想;预示着财富的春天就要来临!

 

 

 

 连线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

【多伦多在线】1月19日多伦多时间凌晨2:00多,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创富蓝海》栏目主持人连线多伦多,用越洋电话形式采访了“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多伦多峰会主席唐炜臻、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孙放、“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会议秘书长沈晓光女士以及峰会主持人之一的叶枫先生。

首先由叶枫向主持人介绍该峰会召开的背景和内涵以及社会反响,对峰会的意义和价值进行了全面论述;其次,峰会主席、著名金融企业家唐炜臻先生向主持人讲述了此次财富峰会召开的动机、效用以及社会效益。他认为,非常时期一定要有“非常思维”,一个善于把危机变为转机的人才能成功;这是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机会和挑战的时代,确实是适者生存。2006年2月,他们曾在多伦多举办过“首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取得了极其强烈的社会反响,所引发的对财富思想和理念的研究与探讨始终在华人社区余音绕梁;他们所建构起来的财富理论与实践也一直影响着北美华人的生活。

此次是第二次举办这样的财富高峰论坛,旨在为全球金融、经济领袖和财富专家就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搭建一个面对面交流的平台;为中国政府领导、金融与投资和实业界领军者一个2008金融风暴发源地北美现场亲自考察和与华尔街投资高手交流与沟通的良机。为公司与个人提供一个与世界一流金融、经济、投资和财富专家面对面交流并取得最新最有价值的资讯和建立特殊人际关系的绝好机遇,同时,为全球性的经济危机把脉,提供深度分析和挽救良方。

孙放主席论述了此次会议的政治价值和社会价值,从全球化理论入手分析了世界经济形势的走向和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与契机;深入剖析了当前全球经济一体化所带来的各种影响,倡导人们用新思维来迎接挑战。他将金融海啸和经济危机置于全球背景中加以考量和探究,全面阐述了政治和经济的关系以及人类所面对的具体问题与困境,对这次峰会的思路建构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

沈晓光秘书长也向主持人介绍了大会的各项筹备工作、会议进展和引发的关注与反应;她以为,此次会议放在多伦多开具有建设性意义,多伦多是北美重要金融城市,也是受金融海啸影响的重灾区之一。华人金融企业家挑头做这件事更具有引领作用,对世界经济问题的话语权将把华人自身的实力推向一个新阶段,跃上一个新台阶。

 

四位受访嘉宾还向主持人介绍了“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在加拿大多伦多社会各界的评价,尤其是加拿大三级政府都派人出席,哈珀总理还专门派了一名国会议员前来出席;安大略省移民及公民部部长陈国治先生亲自到场致辞,并宣读了省长麦坚迪给大会发来的贺信。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朱桃英女士也亲自到场出席此次盛会并发表致辞,表示热烈的祝贺。她对北美华人给予厚望,希望大家在这块土地上施展才情,不断创造新的奇迹。

有500多人出席的这次财富峰会,在加拿大华人社区掀起了巨大的对经济问题探讨与研究的热潮,特别是在经济不景气期间,更加引起人们的反思和关注。北美华人金融企业家的所作所为,其实也代表了全世界华人的心声,天下华人都在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解读、建设、创造着我们这个新世界。这便是财富峰会留给人们的深切回味。

这次财富峰会表明,海外华人华侨正以积极而稳健的姿态锐意进取、融入主流,逐渐形成一股政治和经济力量,为树立母亲国—中国在世界上的美好形象起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庄家思想对海外华人和中国崛起的时代意义

作者: Alan  日期: 2009-01-20 10:01:49

 

作者:ALAN

庄家就是权力,能力和影响力形成的有机结合体,在双方或多方存在的世界中具有实力优势能在运动过程中起主导作用的一方, 能更稳定地掌握自己命运的一方。

庄家的特点就是一个“稳”字。是以实力为后盾,占据主动位置,低风险,稳中求胜,以累积方式连续盈利和无限扩张。成熟的庄家不轻易炫耀和夸张运用自己的实力,不挺而走险。

庄家思想就是散户以财富为目标,以庄家为榜样,学习庄家的优点,运用庄家的智慧和策略,反客为主,增强厚势,化被动为主动,转弱为强,向庄家位置移动,向庄家转化。

因为庄家最大的特点是“稳”,不大失手,所以散户运用庄家思想就是要稳定地发展,化被动为主动,在稳定中走向强大,在强大中走向稳固。

1。 庄家思想对海外华人和中国崛起的启示意义

唐炜臻金融集团在金融海啸中取得金融投资的优异成绩,关键是在三年前就在战略上确立了庄家思想,在战术上创立了每周1%的回报目标以及可行的实现方法。唐炜臻金融集团的创始人唐炜臻先生在2006年出版的<我的巴菲特财富之路>一书的第一版中就提出金融投资的一个核心是具有庄家思想和位置。弱小的散户要向庄家转化才能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稳,才能让市场为“我”服务。将年回报50%的宏观目标分解为每周1%的小目标甚至每天0.2%的微小目标,是化难为易,是以连续稳定的回报累积财富,是以持久战以空间换时间,是庄家思想的体现。每天以总资金的1%在市场交易,是放大后备资金,降低风险,向庄家位置转化。

海外华人在西方相对于主流社会是散户,力量弱小,应该具有庄家思想,只有向庄家位置转移,向庄家转化,才能一步步强大,并最终确立不可动摇的地位。海外华人向庄家位置转移,就要聚集海外华人的力量,包括人才,资金,知识与组织,利用系统化管理和思想文化形成一股凝聚力,从而增强实力储备。

中国要在金融海啸中摆脱危机,并利用美国和欧洲等先进国家下沉的机会崛起,关键也是要确立庄家思想。美国之所以在20世界逐渐走向强大并确立世界霸主地位,其核心是坐庄。美国利用建立自身内部的先进体制,吸聚世界各国人才和资金,让全世界为美国工作。于是,源源不断的新思想,层出不穷的科技革新,发达的金融体系,让美国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稳固。一条500米的华尔街,使美国在世界财富分配上占了一个世纪的便宜。创造性的思想,先进的信息科技管理与金融的结合,使美国的金融体系强大无比,吸聚了全世界的财富,全世界的钱在华尔街流转,在美国周转。华尔街就是世界金融领域的庄家,它为保证美国整体国力在世界的长期庄家地位起了核心作用。近一点往回看,如果不是“911 ” ,让纽约的世贸双塔倒塌,重创了美国的金融核心,就不会有2008年美国的金融风暴,至少短期不会,因为为解决“911” 引起的信心危机问题,美国才从房地产寻找突破点,才有2007年的次贷危机和2008年的金融风暴。所以,“911 ” 是美国开始走向丧失庄家地位的一个转折点,从这个意义上,“911” 对改变21世纪初世界的格局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中国不能仅仅满足于在这次金融海啸中摆脱危机,而是要有更远大的目光,胆量和雄心,借美国衰落的机会乘机而起。中国经过近30年的改革开放,尽管综合国力已大幅提升,但还处在发展中国家的行业,整体实力上还没有到坐庄以及与美国平起平坐的时候。但是,中国要确立庄家思想,要向庄家位置转移,而全球金融海啸为中国提供了世纪大机遇。中国要向庄家位置转移,就要稳定国内经济,而且在金融领域要有重大作为,就是在华尔街衰落的时候,让世界金融中心往中国转移,以便为中国在21世纪确立世界庄家地位打下基础。

中国要让世界金融中心往中国转移,非常有必要借助海外华人金融企业家的力量,尤其是北美的华人金融企业家,因为他们长期处于世界金融中心,具有丰富的华尔街和市场经验,对美国和加拿大的金融体系和运作方式有透彻了解。他们中的成功者在金融领域掌握的技术丝毫不亚于西人的顶尖高手,甚至正在超越他们,成为金融危机中少数幸存的果实。只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积累的财富和控制的资金还没有达到与美国首富巴菲特相比拟的程度,但是,这不过是时间问题!中国与这一批海外华人金融企业家的力量相结合,不仅为中国的海外投资打开一扇大门,更为中国金融的崛起起推动作用。运用庄家思想,让世界的资金在金融海啸中流往中国,这将是一个壮观的运动,关键是启动思想的阀门,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希望为此发挥作用。

中国的庞大外汇储备要合理利用,在海外投资也要运用庄家思想,就是以熟悉的成功的海外华人金融企业为桥头堡,利用他们的力量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然后再向陌生的西人金融公司进军。

庄家思想也是人类的思想指南。人类在强大的自然面前,从弱小走向强大,越来越掌握自己的命运,就需要一个“稳”字。要一步一步地渐进式地发展,不超速,不过度消耗自然资源,避免栽大跟斗,一下子倒退许多年。

个人要有庄家思想,要从弱者成为强者,需要建立稳定的基础,需要不断增强实力储备,发展中需要一个“稳”字。而健康,知识,能力和人际关系每一方面都不可忽视,都是综合实力的一部分。以智慧,以开阔的胸怀,不四面树敌,化敌为友,就是一个“稳”字,减少阻力,就是降低风险。人生是个漫长的过程,要准备“持久战”,不在乎一时冲得多高,而在乎走得稳,“路遥知马力”,“看谁笑到最后”。

唐炜臻金融集团和唐炜臻财富俱乐部将借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之机向海外华人和中国宣传庄家思想,应用庄家思想,为海外华人和中国的发展强大提供一种思想武器。

2。加强合作,共担责任,分享利益,是应对危机的有效措施

2008年美国发生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啸,其根本原因是华尔街过份贪婪,美国过分贪婪;华尔街失去有效监管,美国失去国际有效制约。庄家思想并不排斥人类合作,相反,而是互补的;庄家思想提倡弱者向强者转化,但并不等同于极端个人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和极端国家主义;并不等同于损人利己,否则必然走向贪婪无度,即使成为庄家,也会丧失庄家地位。庄家也要照顾散户利益,才能稳固自己,才能与散户长期共存。这是这次华尔街引发全球金融海啸和经济危机的深刻教训。为应付这次罕见的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需要加强各民族合作,多边合作和全球合作,共同分担责任,分享利益。竞争与合作是共存的矛盾体,我们并不回避财富在人类内部转化的现实,但是我们要有提高人类整体财富水平的更高境界。当人类成为宇宙的庄家,也并不排斥与自然的和谐。共同合作,分担责任,一起解决人类共同的困境,这是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的重要主题之一,是克服经济危机的有效出路。

3。庄家思想丰富了财富思想的宝库,具有时代意义

庄家思想丰富了财富思想的宝库,成为财富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海外华人和中国推广应用庄家思想具有现实意义和时代意义。站在历史的高度看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因为它肩负着历史使命,它就像宣言书,就像播种机,就像启动器。人类的力量,关键在于思想的力量,而不是金钱的力量,思想的力量可以让金钱转化,让财富转化,可以让弱者成为强者。财富是衡量人类高度的一把尺子,精神的财富,物质的财富。我们要创造财富,就要研究财富,就要运用财富思想。于是弱者要向强者学习,庄家是强者,所以弱者要向庄家学习,所以要有庄家思想,所以要向庄家转化。美国是庄家,所以要向美国学习,美国正在丧失庄家的地位,所以也要吸取美国的教训。一个人要有庄家思想,一个公司要有庄家思想,一个民族要有庄家思想,一个国家要有庄家思想,人类要有庄家思想,庄家思想就是从弱者转化为强者的思想,就是化被动为主动,在稳定中走向强大,在强大中走向稳固。唐炜臻财富俱乐部将把在海外华人和中国以及人类社会宣传和推广应用庄家思想看作自己的历史使命,也看作唐炜臻金融集团事业持续发展并最终建立稳固庄家地位的不可或缺的途径。尽管唐炜臻金融集团的资金实力还远不能与巴菲特等世界大公司相比,但是我们已经掌握了庄家思想的强大武器,我们有无比的自信不仅让公司发展壮大,而且有信心在海外华人中起带头作用,让大家提高认识,让大家的力量凝聚起来,与各方合作,共同踏上繁荣昌盛的财富之路。

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将是一次汇聚精英智慧,解剖时局,共商危机对策,共谋海外华人,中国及世界的发展与前途的历史性盛会,它将成为海外华人在新世纪发展的一块重要路标。

唐炜臻峰会演讲稿全文:唐炜臻的庄家思想与实践

 

唐炜臻的庄家思想与实践

作者: WeizhenTang 日期: 2009-01-19 15:32:11 人气: 230 reads

2008年金融海啸给世界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场源于贪婪,没有风险控制金融风暴不但引发众多的经济连锁灾难,同时也重创投资人的信心。在这场全球性的灾难面前,我抓住了这次百年不遇的机遇,运用1%的金融投资理论创造和实现了年回报率50%的投资业绩。

下面我向大家简单阐述我的庄家思想与实践。

我的投资理念在宏观上或战略上是庄家思想,在微观上或战术上是1%的理论。1%的理论是我的庄家思想在金融投资上的具体化或数量化。在我所著的《 我的巴菲特财富之路 》一书中,我写到我所崇敬的人物有毛泽东和邓小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正是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庄家思想及1% 的理论正是我在多年的投资实践中摸索产生,不断在实践中总结,提炼,并经历了回到实践中去验证的过程。在这次金融风暴中,大量投资精英纷纷落荒而逃,而我们坚定利用1% 的市场投资理论指导投资实践,创造了不亏损,连续稳定盈利的投资回报。实践证明庄家思想和1% 的操作理论是避免亏损风险,获取高额投资回报的盈利法宝。

一、 庄家思想和1% 的理论的起源和形成
大家知道,我是在1993年开始从一个生物科技工作者,在偶然的机会中涉足金融投资领域。我没有科班的金融背景,当然也没有投资的书本理论的条条框框。但我具备智慧投资人的判断力和思维能力。我不是简单地模仿世界投资大师的投资方法,而是研究世界投资大师的投资思维方法。

我一开始也害怕投资,认为投资是不务正业,是赌博,害怕亏损。在学习了世界投资大师著作后,才知道投资是经济活动的重要环节,亏损是可以避免的。所以,从一开始投资我就努力寻找不亏损的投资办法,寻找连续稳定的投资回报。

初出茅庐,我非常注意观察市场和我投资的目标基金,市场每天在波动,我也象大多数人一样,每天赚了就跑,跌了再买。我刚入市的时候是牛市,用这个方法基本上每个礼拜都是赚钱。我同时也开始为周围的朋友理财,丰硕的回报让我很开心。我勤奋苦练市场本领,做互惠基金成功以后,我开始涉足股票、期权,特别是指数期权。因为指数期权要求对市场操作稳准狠,所以,我对市场的观察很仔细,很贴切,从此形成了贴近市场波动,尽量规避风险的方法。但单向买卖指数期权因为时间而使投资贬值处于不利的市场位置,在总结各种投资工具的效益比率后,认为还是做互惠基金比股票和期权稳定可靠得多。通过在市场上摸索不到两年,就开始帮客户做投资理财的生意。因为可以做到既不亏损又能赚钱,所以决定把它作为自己的事业来做。在95年到97年期间,我管理多达100多个客户和$400万美元的基金,每天在客户的账号上交易,客户亲眼见证了我的每一笔交易操作和盈利能力。

但是因为后来银行和基金公司投资规则的改变和限制,我没有办法继续做下去,只能开始用相似的工具,指数市场和外汇来投资,难度和成本显著增加,风险难以人为控制,我在市场熊市面前一筹莫展,陷入人生低谷。

在那段痛苦的时期中,我不断研究巴菲特和他的投资理念以及运作方法。我意识到巴菲特的投资总是处在庄家位置,以稳为核心;念念不忘投资亏损;永远把投资人的利益放在首位;永远让投资人的利益与自己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2004 年,我被亚太总裁协会作为特邀嘉宾和巴菲特财富专家一同来到中国,参加世界最伟大投资人巴菲特理论与实践报告会。这次报告会让我收获很大,回来后我开始著书,在写书的过程中不断明晰思路。我的注意力从单纯的投资与投机意识转移到了财富累积理论,努力找寻市场的庄家位置。并从仅仅研究市场操作的技巧更多地转移到风险的控制与管理,进一步理解了巴菲特的财富理念,也找到了自己的财富之路。
投资失利的血的教训让我意识到不亏损,连续稳定的回报才是财富积累的根本,而投资操作的关键是追求庄家的地位,认识市场的正常波动并善于利用它的波动,化大风险为小风险,以每天的微盈利,变成每周的连续稳定盈利,使看似微小的日回报持续并成复利增长,积累产生可观的年回报。
时刻铭记“不亏损”,并持之以恒的做下去。坚持就是一切,我坚决放弃一切所谓一夜致富的幻想和企图,坚持不贪心的原则。踏踏实实地去做,用指数和外汇等宏观投资工具做短线投资,每天掌握风险和投资结算。由此我成功地度过了事业低谷并走上了连续为客户盈利的道路。
我的理财客户开始不断发展壮大,2006年在多伦多召开的首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上,我提出了我的投资理念,并在《我的巴菲特财富之路》一书中总结了我的投资实践和理论。此后,不到三年时间投资客户从不到十个发展到二百多人,资金从不到一百万到七千万,其中盈利四千七百万。我认为投资客户看中我的不光是我的具体投资操作手法,而是我的风险控制和管理的理念。
二、庄家思想与 1%的 理论与实践
我在第二版的《我的巴菲特财富之路》一书中阐述了我的1%的 理论。首先是要有庄家的思想,并不断求得庄家的位置。要用良好的业绩努力吸纳大量的资金。在庄家的位置上要学习巴菲特的理财理念。并非刻板地模仿巴菲特的投资手段,我以短线投资为投资策略。
同时每天我只用所有投资资金的1% 去市场中追求占总投资0.2%的微盈利,这样99%的投资资金规避了可能的市场风险,从而使风险降到非常低的程度。
1% 在财富市场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数字,作用与意义非常大。1%的波动幅度,1% 的风险,1% 的回报,1 % 的财富。看起来简单,不起眼,意义却重大。有了对1% 正确的认识和实践才有成功和财富,才能完全避免海啸带来的灾难。为什么1% 的作用巨大,意义深刻呢?因为1% 是市场观念,庄家位置,制胜法宝,是财富的分界线,成败的关键。牢牢抓住1%,就抓住了财富。只有1%的波动幅度才能让投资人赚钱,所以,只有能控制1%的人才能赚钱 。如果只有1% 的人能真正从市场赚钱,99% 的人就应该避免自己进入市场,避免损失,把资金集中在1% 的能人手里就达到100%的人都赚钱的目的。每个人都干自己的顶尖1%,整个社会机器的运转才有效率和成就,每个人才能发挥自己的作用和价值。
1%不是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或者不愿意耐着性子去做。充分认识财富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一个缓慢的过程。投资而不投机,理財而不贪財。 1% 是一个非常小的起点, 我们就是 从小做起,从易做起,积少成多,成大,日积月累才能登上财富的峰巅。
我们是把难度降低几倍到几十倍,通过理性和平常心态投资,避免有些人为求利益回报的最大而显露贪婪的本性,得意忘形。最后的结果是追求了投资的刺激,却得来了亏损的结果。
我在第三版《我的巴菲特财富之路》中比较详细地阐述了 1%的 理论与实践。
我是以短线投资为投资策略。我观察到从宏观上看金融市场的每日波动在1%左右。我在微观上把每周1%的盈利目标再细分为每天0.2%的盈利目标,目标小,容易达到。重要的是使风险得到非常有力的控制。而盈利以每天0.2%,每周 1%,每月4%,则年回报率将达到50%。
我主要的操作目标是外汇和指数。在外汇市场上,我们通常可以看到是一个相对值。我在他们的波动中找寻机会,准备好充足的资金,用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在战略上打“持久战”,在战术上则速战速决。
我把这一成功的经验毫无保留地向公众广泛宣传和推广,我希望同行能够理解我的理论并在各自的事业中验证我的理论和方法。目前已经有些人成功地复制了我的投资模式,我相信将有更多的人走上这条道路,这一理论具有普遍的适用性。
三、唐炜臻金融投资的安全性
这次金融海啸,使许多投资机构和个人遭受了灭顶之灾。但对于我们却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首先是我们无亏损,稳定持续的利益回报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眼球。但由于金融风暴中使许多原来看似坚不可摧的银行和投资机构亏损或倒闭,社会上对金融投资整个行业的信心普遍丧失,一些投资人和社会人士也对我们的金融投资也产生了疑虑。

为了打消投资人的顾虑。我多次为客户进行现场的操作演示。而且将在本月26日开始进行为期一周的实时操作演示。用事实证明我的金融投资是建立在搏击市场的盈利上是经得住考验的。

我的金融投资的理论基础是1%,简单说就是只用总投资资金的1%在市场搏击,追求每天0.2%的回报,整体上没有杠杆。而具体操作上恰恰是利用杠杠的作用,以小搏大。但投入资金的严格控制使操作风险降到最低。
我的金融投资选择宏观市场,如外汇与市场综合指数,因为它们不易为个别机构操控,从而规避操控风险。我的金融投资在操作层面上还采用了多种技术性的风险控制措施,这些都是靠总结十几年的经验和失败教训所得来的。
我把金融投资主要资金进行分散储放,并投资安全度高的政府债券。因此极大地提高了投资资金的安全性。

我的投资经过15年的摸索和实践,有初期的成功,中期的挫折和近年的崛起,我通过自己的书将自己的投资历程公开透明化,让投资者了解我,告诉人们我曾经的失败,我的痛苦和血的教训。希望人们从我的教训中避免同样的失败。
在我的事业经过失败和重新崛起后,我把以前跟着我投资的客户损失的本金如数补还给投资人。因为我坚信要做成功的生意首先要做言而有信的生意人。
说1%是金融盈利理论,更可以说是风险控制理论。这一理论可以使资金量小的散户逐渐向庄家位置转移,更可以使小庄家向大庄家转移。1%这是一个有利的操作理论和有力的工具。如果这一方法同中国巨大的外汇储备相结合,势必引导中国金融投资走向世界。让我们利用这一理论,站在强大中国这一平台上为中国人民赚钱。
让世界金融界抹上浓重的“中国红”
最后感谢孙放主席远道而来给予峰会的大力支持;感谢John Pattison 博士的精彩演讲;感谢徐滇庆教授多年来始终如一的帮助。感谢来宾们给予我的信任。感谢媒体和所有为会议服务的工作人员的辛勤工作。我还特别感谢我的太太萧红对我工作的理解和帮助。

谢谢大家!
2009年1月13日

 

2009-01-19 10:44:24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中新网1月19日电 据加拿大《世界日报》报道,着眼于金融海啸下北美华人金融投资的第2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1月17日在大多伦多会议中心举行。主讲者表示,金融风暴时并非不能投资,但投资者应仔细衡量每项投资的风险。
会议约500人到场,华人占80%,包括中国大陆和港台金融界、学术界、投资界及政界人士。主办会议的唐炜臻财富俱乐部主席唐炜臻以“金融投资的庄家思想及其应用”为题发表演讲,而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孙放、西安大略大学经济学终身教授徐滇庆、帝国商业银行(Canadian Imperial Bank of Commerce)高级副总裁帕蒂森(John Pattison)也分别就金融危机中的挑战和机遇为题讲话。
孙放称,全球化现在锁定在经济全球化,而经济衰退时也牵一发而动全身,使全球国家在金融风暴中无一幸免。但他说这只是人类迈向全球化过程中的问题之一,并不能因此而摒弃多元文化、多元外交、多元经济的理念。
唐炜臻则从华人角度出发,认为海外华人在西方相对于主流社会是“散户”,力量弱小。想占据“庄家”位置,就要聚集华人之力,加强网络联系。同时,华人要多借助母国之力,利用中国资源进行海内外互补。
而帕蒂森则对投资者提出建议:投资之前,应该对自己的风险承受力进行评估;选择投资者及合作商时应该先做研究,不应凭感觉作决定。同时,投资时最忌贪婪,追求过高的回报是不现实的。他劝投资者在做决定前至少先和家人和朋友讨论。
他说,无论在什么方面作投资,投资者都不应把自己的钱往代理人手中一交就觉得万事大吉。“你至少需要告诉他们你的期望是什么,你希望他们如何运转你的投资”。
而多样性投资在一定程度上会保护投资者,不过投资者也应记住,在多方面投资意味着有输有赢,没有什么东西是十全十美的。
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朱桃英、安省公民暨移民厅长陈国治等政界及小区代表应邀出席致词。(马天培)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

孙放主席的演讲全文:全球化时代的金融危机—– 一个时代的终结

 

作者: editor2  日期: 2009-01-22 10:27:31

 

孙放主席的演讲全文:全球化时代的金融危机—– 一个时代的终结

以下是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孙放先生在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的演讲全文:

全球化时代的金融危机
—— 一个时代的终结

一、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召开的现实意义
二、全球化时代的信息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
三、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的历史根源及体系的崩溃
四、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的最新趋势:变革与选择
五、全球化论坛在中国:八年的探索与实践
——中国的全球化之路
六、教训与对策:
应尽快建立全球化合作体系,实现全球治理
七、新时代的主旋律——世界文化多样性
尊重 包容 创新 合作
追求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念 ,共同的理想

全球化合作基金会论坛新闻中心:
孙放主席在北美高峰论坛的演讲提纲
2009月1月13日

女士们,先生们; 加拿大各界朋友们,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朱桃英女士; 特别是论坛主席唐炜臻先生热情地邀请我发表演讲,在新春之际,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球化合作的重要平台,这也是我们未来通向新的财富之路。
众所周知,过去的一年里,世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尤其是这场罕见的金融危机和海啸,范围波及全世界。不仅使世界经济受到重创,人们的财富大大缩水,而且让各国人民的心灵受到了打击。人们开始迷茫,正如我在写的一本书《迷茫与希望——全球化时代的文化多样性》所描述的,我们必须尽快从迷茫和混乱中走出。
我为什么在十年前筹备和成立了全球化合作基金会,并得到时任哈佛大学肯尼迪行政学院院长的支持。我接受了奈院长的全球化理论,正因为我们预见到了这场世界性的危机的到来。我在2001年主编的并出版了《全球化论坛》一书中指出”今天的信息革命与全球化将给各国带来严峻的挑战和全面的冲击,经济全球化的迅猛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所转移,它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的生存方式”,正如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在全球化论坛所阐述,”没有一种趋势象全球化那样让人争论不已,让人浮想联翩。全球化带来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经济增长加快,生活水平提高,人们以更快的速度为个体和国家带来新的机会。然而,全球化却开始产生反作用力,因为它所带来的益处只是高度集中于少数国家里”。信息革命所导致这次的全球化象双刃剑一样有利有弊,如果管理好全球化使全球化朝着有利于各国人民的方向发展,促进市场与社会的繁荣。反之,全球化进程不能健康的发展,就会造成经济发展的失衡状态,加大贫富的巨大差距及对环境的破坏。全球化的浪潮掀起了华尔街的金融海啸。这次金融危机的教训;自由市场不能泛滥无管理,人们不能贪婪。这次的经济大萧条远远超过1929到30年代,它影响到地球上60亿人,损失了50万亿经济总量。经济危机从发达国家开始逐步扩大到新兴经济体。使整体的GDP下降3%。美国,欧洲分别下降2%,1%,日本下降3%。中国仅增长7%。欧盟预测2009年为零增长,德国法国零增长,英国西班牙负增长等国负增长。美国GDP第一季度负增长1.3%,所谓大萧条经济危机面大,持续时间长。美国1929引发的大萧条长达持续4年之久,直到1933年罗斯福新政推出一揽子经济振兴计划,大萧条的另一特征是银行和企业的大量倒闭,失业迅速增加。商品和出口全面下跌,股市,楼市下跌,整个经济体处在停滞和衰退状态,大众的信心丧失。在这次金融危机中发达国家的三分之一银行,企业倒闭,甚至有百年老店一夜之间倒闭。以上的数字和大萧条现象再次证明了资本主义金融体系开始崩溃,需要及时调整与变革。
在这世界动荡危机中,也诞生了一批新的世界领导人,比如美国新任总统奥巴马,为了快速的适应全球化发展度过当前的危机,面对着全球化的挑战,他率先提出美国需要变革。变革不是一件轻松和愉快的事情,是需要有勇气选择,人的一生也是选择的一生。布什总统一上任就选错了战略,把世界再次卷入战争。直到今天伊巴战争还没有结束。世界人民从来没有像今天那么冷静,开始思索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全球化。思想至关重要,一个极端主义的思想就像当年德国纳粋主义的诞生,可以摧毁人类文明的世界。然而一个伟大的思想理论诞生也可以创造人类美好的未来。今天全球化时代的世界文化多样性的诞生给人类带来福音。也给人类带来梦想。这也是我们全球化合作基金会和世界文化多样性与联合国共同推进的伟大事业。我们已经走过了8年的理论探索和时间。从全球化视野提出我们解决危机的方案。
一、 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召开的现实意义
正值美国金融危机蔓延全球,并逐步冲击着各国的实体经济,面对着全球化的挑战,各国领导人意识到各扫门前雪的做法是行不通的,他们开始联合协商和应付各种危机。世界人民日益感到信誉受损,恐慌不安。他们纷纷的抱怨,世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件,政府怎么没有事先告诉我们,以便我们有思想准备并采取相应的对策。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所说:“能够生存下来的不是那个最强壮的,也不是那个最聪明的,而是那个能随着世界变化而快速变化的……”。信息革命是不宣而战的,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就已经悄悄的进入人类社会开始这场具有戏剧性的变革。经济全球一体化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所转移的客观规律。一个要求全球化合作的呼声日益高涨。它有利有弊,人类的贫困苦难不是由于全球化造成的,在没有全球化到来以前,许多国家就处于这种状态。全球化确实给各国带来了机遇,给全球经济的发展带来了繁荣,只不过今天的全球化会加大贫富差距。但是也有一些国家利用全球化,制造了贫富差距,破坏了环境和世界多样性,这就是为什么出现了反全球化的声音和力量的原因。关于全球化的争论十分激烈,什么是全球化?全球化的解释有不同的版本。全球化即是一个含糊,又是一个复杂的词汇,一开始全球化是一种现象,后来由于信息革命的快速变革,演变成一个时代的到来,即全球化时代。全球化的焦点在经济全球化。经济全球化是指商品、服务、信息、资本的跨国流动。为本国经济纳入全球市场,其驱动力是技术变革和政策变革——运输和通讯成本的下降、加强对市场机制的依赖。随着通过市场实现的经济全球化,在文化、社会、政治领域里,带来广泛的影响,全球化的层面更为复杂。首先是市场活动跨越政治边界,加速了经济一体化,二是政府对于商品、服务和资本的国际流动限制减少,这是全球化的政治层面。三是全球化的管理和全球治理的范畴加大与国家主权管理和区域一体,形成了三位一体的空间。他们之间即相互依存又相互竞争治理。这样定义全球化就从理论上不会陷入混乱。这次华尔街的金融海啸不仅席卷了北美,还席卷了欧洲、亚洲,范围波及全世界。一个真实的全球化呈现在人们面前。人们开始独立思考:为什么一个危机接着一个危机?资本主义制度出现了什么问题?资本主题大萧条到何时才结束?美国新当选的总统奥巴马的变革走向何处?全球化时代的来到意味着什么?我们采取什么样的对策才能改变我们的命运?在这种的历史发展的特殊背景下,第二届北美高峰论坛的召开讨论对付全球危机的战略的对策,就更具它的现实意义。我加中企业家协会理事长唐炜臻的邀请,并作为重要嘉宾荣幸的出席此次论坛,我愿意与大家就以上这些问题展开讨论,交流彼此的观点,我也把比较成熟的已经获得成功的经验让大家分享。八年前,美国哈佛大学支持我创办的全球化论坛已经预测到了这场经济危机和全球化时代的来临,并为此做了大量的理论准备,我在2001年出版的《全球化论坛》一书中指出我不希望看到一个悲伤自私的全球化,我希望看到一个共荣共享的全球化,我们应该把全球化管理和建立一个公正合理的体系放到日常是生活中来,我同意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确保全球化使更多的人受益,积极动员全球化的进步力量。因此我用我全部的精力和我个人大量的财力组织全球化论坛,邀请国际政要、跨国集团领袖(包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领导人以及著名全球理论专家),中国领导人也出席全球化论坛,共商大计。我在主编大纲里写到:“时代的主题经济全球化; 一个时代的来临,严峻的挑战,全面的冲击。”在联合国和中国政府的指导和参与下,我们全球化合作基金会在中国做了八年的探索与实践,为中国选择全球化的道路做出了一定的贡献。正如基金会在的宗旨里所述:“提倡全人类的合作精神,逐渐消除贫富差距、资源共享、相互依存,建立一个公正、合理、富有人性的全球化世界。”这八年来,我们走过了不平凡的历程,今天在这里,基于对历史的使命和责任感,我们有资格在这次论坛中发表我们的观点及挽救此次危机的战略思考。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在2009年新春即将到来之际,召开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更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借此机会我们把取得成功经验以及全球化的创新思想,提供给参加的与会者分享与参考,以便我们重整精神,鼓足勇气,凭我们的智慧战胜当前的金融危机。

二、全球化时代的信息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
信息革命导致了这次全球化比以往范围之广、速度之快、更深刻地改变了和冲击着各国的政治经济体制,一个以国家主权为意志运作的传统工业体制和与全球化网络产生的按着一体化经济逻辑发展的模式,正在改变着人类的生活方式。今天的世界演变成异常激烈而又复杂,德国思想家曾说:“人类社会发展到了一个特殊阶段,未来的事情很难预测,想到的没发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处在一个工业社会与信息社会并存的时代,第三次工业革命暨信息革命比前两次的工业革命都来得比较迅猛,在这个地球上,危机接连不断,国际社会领导人疲惫不堪的应付种种危机,各个领域里的理论专家也无法系统地、科学地解释全球化现象,资本主义体系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二十世纪初,美国哈佛大学组织全球理论专家探讨这一重大理论问题,应该说领导这次信息革命的理论奠基人是哈佛大学肯尼迪行政学院院长约瑟夫•奈,他也是“软权力”的创始人,他曾把这本书送给我,使我受益不浅。我有幸邀请到他作为我全球化论坛的首席演讲人,并担任全球化合做基金会的高级顾问。他在论坛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全球化说到底意味着相互依存……”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打破了国家的屏障和地球的时空,比尔•盖茨的windows系统不仅在理论上,而且在实践上成功地实现了经济全球化的操作平台。整个互联网把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不同的社会形态、不同的国家和民族有机地联系在一起。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但是地球不是属于一个支配的,更不是一个强国统治的地球,未来世界是按照多样性原则发展,就像生物的多样性一样,否则生物界就要濒于毁灭。约瑟夫•奈教授从全球化的战略眼光,预见到了世界未来发展趋势。2000年5月份,奈院长在人民大会首届全球化论坛中富有逻辑性、震撼力的演讲给在场的国际政要、跨国集团总裁以及中国政府领导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指出:“各国领导人若不能适应信息革命带来的快速变革,不能应对全球化的挑战就将付出沉重的代价。信息时代主要的矛盾不是阶级的矛盾,而是缺乏的矛盾。信息革命带来了大量的信息,使人们缺乏了注意力。”他曾建议总统从冷战时期的思维转变为全球化时代的思维,他用大量的数据和理论来论证全球化时代的到来。倘若说工业时代充满这等级和对立在民族国家,斗争都是阶级性的,主要围绕着占有、分配资本及保护私人财产权利展开;那么在全球化时代,人们之间是相互依存的,合作是多元化的,更多围绕着保存文化身份以及在休戚相关、彼此依靠的世界里获得权利而展开。它既建立起将个人从外部世界区分开来的边界,又提供了强大的社会工具,能够用以维护个人进入周边全球洪流的权利。他的理论更坚定了我的信念,我系统地研究了他的和其他全球化理论专家的著作,我认为全球化是双刃剑,有利有敝,全球化是不以人的客观意志为转移的,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规律。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也出现过全球化现象。只不过这次的信息革命所导致的全球化比以往来得更快、更深。它超越时空,打破了国家的屏障。正如早期的全球化理论专家弗莱德曼在《地球是平的》一书中指出;“全球化就像百米冲刺一样一次次冲击着各国的体制,不管任何人喜欢或不喜欢它。”全球化本身不等于贫困,因为在没有全球化以前有些国家就已经陷入贫困化了只不过发达国家利用信息革命带来的全球化比以往更快积累了意想不到的财富。不健全的全球化造成更大的贫富差距,它的反抗力量来自于发展中国家,来自于那些还处在贫困之中的非洲、亚洲、拉丁美洲的近40亿人民,反全球化的浪潮已经升温,看来全球化的争论是一个世界性的议题。当然我意识到研究全球化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光靠我个人的智慧和财力是不行的,除了得到哈佛大学时代肯尼迪行政学院院长约瑟夫•奈的支持,还需要得到联合国的支持。我看到了联合国的千年发展目标,应该积极地参与全球化,使世界更广大的人民受到全球化带来的益处,为此我代表全球化论坛组织致函给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安南,把我对全球化的理解和打算在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的故乡——中国搭建一个全球化论坛的合作平台诉了安南秘书长:未来,他立即给我回信,表示支持我的想法和计划,并致论坛贺信,委派联合国主管经社理事会的副秘书长担任论坛主席。
20年来,信息领域、通讯领域和生物科学不断创新,并形成浪潮,而这主要是由个体跨国行业为体独立于国家/领土之意愿之外在全球规模的所为。今天,跨国公司与个体直接接触,全球网络连接着地域、社会、公司以及与网民。这个非领土化现象已经加快,相应的,国际分工、全球性企业的结构也被改变。随着社会互动性的极大增加,个人的生活习性也被改变,尤其是因特网的快速发展。在20世纪60年代,因特网首先用于连接美军军方和科研界,在70~80年代开始承担人际联系。从1990年起,网页的发展改变了获取信息的条件。无论相距多远,团体、个人之间均可传输信息,寻找价值共同体,建立起互助关系,组织行动动员。1994年第一个浏览器的问世加快了信息流量,随后的引擎和宽带技术大幅度地提高了大流量的信息传递。手机的移动通讯方式使人们摆脱了固定话机的缺陷,而电子图片感应器、纳米技术和机器人,正在把各类机器连接在一起,使生存在地球上的人民产生了新的时空感。《2001年全球化论坛》所写道的:信息革命和信息技术将改变人与人的关系,事实上人类通过网络把虚拟和现实结合,有形和无形结合,现在的全球化的商业模式与以前那两次工业模式已大大不一样了。过去两次工业时代有形的多,无形的很少,只有电是无形的。前美联储主席、美国哈佛大学名誉教授格林斯潘曾著书专门阐述这一问题。旧经济的模式是依赖客户、供应链和分销商之间的先后市场交换才完成到终端客户,这个周期太慢了。新经济里的网络模式是一种单一的团体方法,协调商业组合里所有参与者的专业技能,直接到终端客户,也可通过物流减少中间环节,从而降低生产成本。每一个行业和产业里都有一些创新独特的网络模式在运作。在今天信息化革命时代,有形无形各占一半,思想、网络、软件、创新也都为提高生产积累财富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比如洛克菲勒100年以石油积累的财富,比尔•盖茨利用windows平台和软件16年就完成了财富的积累,成为世界首富。在全球化的浪潮下,有些国家融入经济全球化,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有些国家被边缘化,例如韩国1960年还是个贫困国家,从70年、80年代经济起飞,到90年代成为富国俱乐部,也有些国家濒临破产,包括拉丁美洲地区还出现了金融危机。
信息革命里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加速了全球经济一体化。比如说:当加拿大投资者去购买日本的国债或者SONY的股票时,资本就从加拿大流向日本;当美国的IBM公司贷款给印度的信息技术公司时,资本就从美国流向印度。对于一些最近才在商品、服务和资本方面向国外开放市场的国家,全球化过程赋予它们一个新的称呼:新兴市场经济体。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出现以及国际贸易和资本流动的快速增长,表明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全球化时代。 我完全同意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主席里夫金(Jeremy Rifkin)的观点。他也曾担任过前欧盟主席的顾问,正如他在全球化经济里的商业网络一章里写道:人类再一次发现自己必须在垂死的旧秩序和上升的新时代之间做出抉择。革命性的新技术迫使我们的时空意识发生了根本变化。在国内市场和地域性国家的主导下生活了200年之后,人类的关联性正在爆发,突破旧体制的拘囿,一对新的儿女正在诞生。推动所有这些制度性变革的是一次通讯革命,它正在提高商业和社会生活的速度、步伐、流动性、密度和关联性。软件、电脑、传媒的数字化、互联网、手机和无线通讯已经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把近20%的人类的神经中枢,以光速、每天24小时、每周7天,联系在一起。确切说来,今天,一个通过全球互联网和10亿甚至更多人即时性地联系在一起,并且能够和其中任何一个人直接交流。
三、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的历史根源及体系的崩溃
据世界银行统计,自21世纪70年代后期到90年代,总共有93个国家爆发了112次系统性银行危机。1973~1997年在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金融危机中有17次是银行危机、57次外汇危机、21次是双重危机。这些数字表明了全球经济体制需要在快速变化的世界中改革与创造,否则是没有出路的。金融是现代社会的血液,它把资源从不需要和不会利用的人民的手中转到那些需要和能够妥善利用的人们的手中,金融体系发挥着四个重要的功能:动员储蓄给人们提供更多样更丰富的资本出路,配置资本,支持生产性投资,成功的现代市场离不开富有竞争性和灵活性的金融体系。银行的弱点是它们的负债往往是短期的,而银行的资产却是长期的,其价值还会随着利率、信誉水平、宏观风险随时变动等等。全球化的金融改革是有风险的,也是十分艰难的。美国华尔街金融中心曾创造过辉煌,但不是永久。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快速发展,市场要求超越国界,全球化的版图日益加大,需要重新认识当代世界空间,在这里网络观念以惊人的速度在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客户群依赖着互联网的平台生存。资金流、物流、信息流、人流超过空间在资本市场里快速滚动,电子商务发展也伴随着兴起,它正在改变以往人们的商业模式,形成了传统经济和新经济混合模式,而新经济的基础就是信息革命。
从欧洲的文艺复兴一直到冷战结束,政治思想家总是依据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体系来描过和构想一个有形的领土世界。每一个君主在其国内保障臣民的安全,各个并存国家的关系通过强国之间的平衡得到调控,但随着全球化浪潮下,各个类型、不同文明背景的前工业、后工业社会等各种形态的社会都被编织到不同的网络融入全球化的进程。商业资本主义的网络把各种经济体加以架构化,一方面是固定的领土主权概念,一方面是超越地理上主权国的虚拟空间,创造出更多的致富之路。各种政治社会的模式和文化模式交替互动,伴随着新兴技术的发展,沟通日益增多,在人类的文明进程中,小的部落不断地融入更大的社群,出于这个最简单的原因,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明白,需要把自己的社会认识和社会情感拓展到另一个民族的所有成员,包括那些并不认识你的人。这种状态一旦达到,人们的同情心自然就会延伸到所有的民族和种族,除非被人为地障碍所阻拦。全球化曾经就有过,从古代的罗马到美洲大陆的移民迁徙,从小商品的流动到跨国集团创造的全球品牌进入到世界的每个角落,比如美国的麦当劳、可口可乐到法国的香水、时尚服装。在一个日益全体化的世界里,各种类型的地理疆界都在放松式的逐渐消失。无国界的管理引起了专家的关注,国家管理日益需要与全球化治理相配套,来处理这个风云变幻的复杂的经济形势,迎接经济全球化的挑战。全球化背景下的欧洲也加快了统一的步伐,欧洲与美国经济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欧洲每年发布的欧洲创新趋势图(EIS)列出欧盟在17项主要经济指标方面的进步,这些指数分别为四类:创新的人力资源、知识传播和应用、创造财政产出和市场等方面,根据报告在10项获得数据的指数上有7项指标欧盟超过美国。美国的GDP指标为10.4万亿美元,欧盟的GDP指标近10.5万亿美元,从这些硬指数看欧洲正在追赶美国。但有些的标准GDP是反应不出来的。比如欧洲更重视生活质量、生活的品味和家庭和睦的稳定性,美国更注意经济增长和个人财富的积累。GDP是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最艰难的时候美国商业部提出来的,衡量经济恢复的指标,为了真实地表述人类的福址和人民的幸福感,联合国提出了新的标准叫人类发展指数(HDI)。欧洲人认为美国的梦即将破灭,欧洲人要创造一个新的梦,它将把多元视角、多元文化主义的后现代敏感性与新的盛世前景结合在一起,用欧盟的团结力量来抗衡美国的单边主义。他们不喜欢美国人把自己夸为是永远向前创新的人,注意力通常集中在遥远的地平线,欧洲希望不远的将来超过美国,然而噩梦很快到来,他们忘掉了未来是个相互依存的世界,在这地球上发生的哪怕是发生在遥远的山村的都会影响到你,阿富汗山区里的基地组织用传统攻击的方式摧毁纽约世贸大楼,接着又发生更可怕的华尔街金融风暴,一夜之间便欧洲国家冰岛破产,同时各国的金融业和实体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恶劣影响,长期发展下去也会引起社会的动乱。这就是我要阐述的信息革命理论的另一个原理,全球化带来了关联性,它不仅改变了全球战略格局,同时也改变了生产方式和产业链的关系。它为什么会使那么多的投资者失去信心,那么多的客户产生恐惧心理,范围波及全世界,这也是信息革命所带来的全球网络效应。随着各种危机的爆发,信息革命的理论也日臻丰富与完善。这次的金融风暴比过去以往的资本大萧条性质上是不一样的,我不认为是资本主义萧条周期造成的。如果从全球化理论来分析,就不难得出结论:把此次的金融危机定为全球化时代的金融危机,它与前两次资本主义经济大萧条的性质是完成不一样的,一国失败,全球买单。它的影响力和破坏力超越了经济领域,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后果才逐渐显露出来。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早期的自由主义体系的崩溃,受到了帝国主义、社会主义、共产注意的共同攻。历史有着相似的惊人之处,此次金融危机受到了各方面的挑战,这是第二次世界大站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大萧条。预测2009年的经济将呈现负增长趋势,目前很多跨国企业财政状况十分恶劣,处在破产的边缘。如果指责美国的经济政策出现严重问题,倒不如说是资本主义崩溃的开始,经济全球化的浪潮将一浪高过一浪,它将一次次的冲击着旧制度就体系,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它,它将被信息革命所导致的全球化进程所取代。一个时代的终结,这是历史的必然。
四、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的最新趋势:变革与选择
在联合国的指导下,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与全球化合作基金会组织的全球专家的共同努力下,通过全球化论坛八年的对话与探索,尤其是中国政府提供的这样平台和空间,使我们在全球化理论和全球化管理领域里取得了一定的成功,虽然我们预期到了这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迟早要爆发,但是比我们预期的要来得早,就像我前面所说的,这场信息革命来的非常快,它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从我们全球化智库数字来看,2009年从金融危机肯定会转入到经济危机。在金融危机爆发的一开始,我们就把这样重要的信息通知美国方面。当然美国政府采取了一切必要的措施,包括美联储不断的降息,但是我们担心的是体系和制度的问题,就像我前面有提到过,自由主义体系的崩溃也是很短暂的。现在报纸、新闻、理论书刊铺天盖地的金融危机的词汇但是都没有系统的分析,更没有富有逻辑性的实际案例,我们不想重复过去的故事。我们按照哈佛约瑟夫•奈的理论:我们在信息革命的重要时刻不要丧失注意力,丧失了注意力也就丧失了行动力。我们担心的是经济危机处理不好就会出现社会危机,大家都知道出现社会危机意味着什么,那就不是人为的战争了,那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从现在起我们必须抓住现在的变革机遇,选择我们的正确道路,选择是人生最痛苦的一件事情,就像奥巴马刚当选总统时,我给他贺信中写到:“今天我们存在一个信息革命和全球化相互依存的时代,你改变美国的同时,你必须同时改变世界……”。他的私人助理也是他哈佛的朋友,帮我把信转给了他,他会安排时间与我们探讨这些问题。我非常赞赏他的魄力和智慧,但是我担心他的实力和经验,我看过他写的《无畏的希望》,我也有同感,因为我也在写一本书《迷茫与失望——全球化时代的文化多样性》。我这本书还没有出版,因为还不到时候,就像我这人做事很低调,我从来不接收采访,就像我做过全球化论坛创始人和主席,我都很少发言,就算主持会议,我都很少发表的观点,我怕我不成熟的思想误导了舆论,误导了世界,这是奈院长给我的教育。今天我为什么发表了这么长时间的演讲,是因为我看到了经济危机所遭成惨痛的局面,我有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我把这八年积累的经验和实力贡献出来,与大家分享,给大家带来信心,并且我还有带领我的团队,实施又一个八年的复兴计划。另一方面,我是受朋友之托,唐主席邀请我在他的华人论坛来发表演讲,他代表着全球化的进步力量,他是华人的骄傲。中国文化里有一个叫“江湖义气”,这也就是我的勇气。我去年用了一年的时间准备全球化论坛,我不随便开论坛,开一次要有一次的成果。我要把关键人物和领导弄在一起,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我是半个欧洲人,请总统、总理演讲也不是很难的,只要议题好,关系到位,他就可以来。可是在中国是要办很多手续的,是要通过外交部的。现在在论坛做的副总领事——张美芳,就是负责主管我们国际会议的,包括我们邀请总统能不能来华,都得所以我们非政府组织得罪不起他们。当然了,他们对我们是非常支持的。经过她来之前所在部门的批准,他们外交部还要报到最高领导人批准。为什么我的论坛曾经得到了国家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朱镕基等人的批准,不是他们给我钱,而是他们指导我,而且我也邀请他们领导下的政府部门和党报,如《人民日报》社,这个中国最大的官方媒体,参加我们主办的论坛。我们邀请国内外不同的合作组织,这就是多边合作的力量,这就是我们价值的存在,这是我们事业所需要的,既然我们选择了这条路,我们就不要怕事业的艰难。我们清楚的认识到,构建全球化体系革命性认识的重要性。我的论坛之所以成功,他家协调合作的产物,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件事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全球化的管理与国家主权的全球化是不同的两个领域。欧洲一体化是在全球化背景下进行的,是全球化进程的一部分。区域一体化也是全球化的一部分,比如中国地区的粤港澳。全球化是国际一级、国家一级、区域一级,这三部分是互补的,必须协调在一起,这里不是阶级等级的概念,是合作协调的概念。单边合作对话机制是重要的,但这还不够,这并不等于全球化合作机制,这是它的一部分。建立全球化的机制,联合国组织及全球的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跨国集团、私人企业、著名学者以及全球客户共同参与的伟大工程。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生活在一个地球村,我们必须携手起来,实现联合国所倡导的真正意识上的合作,来共同面对当前滚滚而来汹涌澎湃的经济危机。我们的方案和对策不仅要考虑到国家利益、集团利益,也要考虑到全球客户的利益,全球化时代也是全球客户时代。我们必须超越政治,超越意识形态,我们要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考验,从而避免我们陷入未来的社会危机,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职责,我们别无选择。乘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这几天来,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全球人民对全球化对话与合作的呼声空前高涨,我们对未来充满着必胜的信念。
五、全球化论坛在中国:八年的探索与实践
——中国的全球化之路
2000年我提前从哈佛大学回到中国,开始了全球化论坛在中国的历程,没想到一晃就是八年。中国文化有句名言:十年磨一剑。我为什么花这么多的时间、财力从事全球化的事业,抓住这个问题就是十年,我在本章“全球化在中国”将详细阐述。
当我与哈佛大学领导商量把全球化论坛放在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召开,他们之间是有不同意见的。一种意见认为作息革命刚刚开始,全球化理论还在研究的初期阶段,还需要继续观察全球化经济的趋势,另一部分人赞同我的想法很有现实意义,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愿意出教授、免费享有该理论的知识产权协助论坛,但是哈佛大学领导和教授所有在北京出席论全球化坛的在华一切费用均由我承担,我毅然答应了,这是哈佛做的一次尝试,也是哈佛给我一次机遇。我的好朋友哈佛大学商学院唯一的中国教授一直在支持着我,我从哈佛大学带来了几位精英筹备全球化论坛,当我回到北京时,我发现中国政府和理论界还不清楚信息革命为什么导致了全球化,甚至在新闻界和报刊里连这个词都很少见,只有国务院研究中心所长和人民日报少数的专家他们在美国学习时听到过这样的全球化趋势,他们也希望跟我合作。我意识到在北京搞这种论坛是需要有勇气、需要有智慧、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组织筹备议题,写大量的资料来阐述全球化的。正在我艰难的筹备期间,时任肯尼迪行政学院院长的约瑟夫•奈同意发表主旨演讲,他期望能在人民大会堂演讲。他不仅是卓越的学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他也是一位成功的战略家,在人民大会堂演讲,他的影响力因此之大,并陪同他会见中国最高领导人还有他的老朋友时任中国国防部长迟浩田,这些要求我都给他安排好了。哈佛大学商学院院长他不愿意来,他觉得太遥远了,他从商业角度考虑,在百忙中飞到中国一两天讲一次,太辛苦。我也在迅速组织我的论坛筹备组中国的专家学者并邀请到国务院研究中心中国社科院的专家学者,同时邀请中国政府各部门的负责人,特别邀请了人民日报社领导也发表了重要演讲,阐述了中国对经济全球化的看法。奈院长在人民大会堂成功的演讲不仅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注视,也引起了中国最高领导人、外交部等的高度重视。在此期间他们特别邀请了奈院长进行了单独会晤,之后外交部领导通知我效果非常好,奈院长和他率领的团队也接受了CCTV的采访。有一位著名记者问到我,这个全球化论坛很有特点,一位给美国总统做战略策划的奈院长(资本主义世界)与一个共产主义的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人民日报社)都是属于共产党的智囊班和共产党直属的最大的新闻媒体共同谈论着最富有挑战性的政治问题,在激烈争议的同时大家还交成了好朋友。在新千年的5月份在北京成功召开了首届全球化论坛,这更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古人讲:万事开头难,我闯过了第一道难关,为我今后的论坛打下了基础,紧接着不到半年,由于经济全球化的信息技术在中国开始快速发展,及联合国的有关全球化的千年首脑报告对中国的影响,我们全球化合作论坛创办的全球化论坛得到了联合国、美国哈佛大学、特别是中国政府再一次的支持。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朱鎔基等给予批示,召开第二次全球化论坛。我当时心情是格外地激动,我决定把论坛放在海南三亚(三亚市委书记、市长也参加过第一届论坛),当时三亚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城市,海南省省委书记杜青林(现任统战部长,后担任论坛副主席)亲自打电话给我,代表海南人民感谢我,紧接着我就投入紧张的筹备工作,人民日报代表中国政府正式参加主办,中国信息产业部也同意参加主办,世界银行同意担任协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总裁将亲临现场发表演讲并寻找商机。我邀请当时时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人民日报社长白克明担任论坛主席,联合国安南秘书长专致贺信,并委派联合国副秘书长担任大会主席,一些国际政要、总统、前总理纷纷要求参加论坛,由于我当时的经费有限,而且人民日报社要求我控制规模,确保论坛成功地召开,因此没有邀请卡斯特罗来华演讲,深表遗憾,但是古巴驻中国公使参加了此次论坛(事后我也听说卡斯特罗也搞了有关全球化的峰会),我们邀请全球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深入地探讨了全球化的最新发展趋势,论坛召开了三天,两次全体大会近20场专业会议。2001年1月12日,正值北京进入寒冬之际,而三亚春意盎然,阳光灿烂,平均温度22度,象美国夏威夷蓝色的海岸一样吸引与会者,论坛是在美丽的大自然中召开的,白克明主持开幕式,我主持闭幕式,CCTV做了现场直播,还有一些国际媒体做了大幅报道,被誉为在全球化世界中最有影响的论坛。会后我们进行了大型文艺演出,我邀请了欧洲著名歌唱家和世界男中音演唱意大利著名作曲家作曲,我作词的全球化主题歌,并在美丽的海滨之城燃放盛大的焰火。芬兰前总理阿霍德接受媒体时激动地说:三亚太美丽的了,我愿意做三亚的大使。
2001年7月份,我将我写的议题和收集其它国际政要、著名专家写的演讲稿,由我主编出版了《2001年全球化论坛》,Google网站已刊载了该书的电子版。中国道学里提倡人要有悟性,我已经感到全球化的紧迫,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全球化的问题,世界要发生可怕的事情,我当时把我的心理状态告诉时任联合国副秘书纳丁•迪塞,他还安慰我有这么危急吗?因此我在我的前言已经把这些预感都写进我的标题里去了,时代主题“经济全球化”要严重地挑战及全面地冲击。在前言里我也写道,避免全球化的贫富差距造成社会的不安,我不希望看到一个悲伤的全球化,地球的资源是有限的,而人们的贪婪是无限的。我希望看到一个资源共享,富有人性化的全球化。我在创办全球化基金会的章程里写道:凝聚全球智慧,吸取全球化的进步力量,缩小差距,建立一个公平正义、资源共享的全球化时代。没想到的事又发生了,2001年9•11事件一次震惊了世界,一夜之间世贸大楼变成了废墟,副秘书长办公室通知我全球化不要再搞下去了,这是美国的全球化,我反驳道:全球化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在论坛里我们已经从理论上证明了它有利有敝,关键是我们要什么样的全球化,我们要世界人民共享的全球化。时隔一个月,布什到上海参加亚太经社理事会,当时为了对付恐怖主义,对他的保护是戒备森严。我在高峰会议的门前等待着他,在高峰会议中再一次讨论全球化的主题,我把在中国全球化论坛通过大使转告给他,包括我的报告、我的文章都转给他。在那一次的晚会和焰火会上,他的心情是忧伤的,他看到东方明珠的烟火联想到世贸大楼的情景,眼睛是湿润的,他提前离开了会场,我给他照了两张相,留下了永恒的纪念。这一次我又从希望中回到了迷茫状态,我原准备明年5月份在法国巴黎召开的全球化论坛看来是不行了,我相信布什会发动战争,人民日报社常务副社会朱新民亲自给我打电话,他问题我你认为这个论坛明天是否能开?赶紧做出决定。那时我正在法国巴黎,我从国际上聘请的总裁强烈地反对我,因为他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他要通过这次论坛震撼世界,我告诉他法国政府跟美国对着干,而且世界处于一个不安的状态,对开会的国际政要的安全也成为问题,他不同意我的观点,提出辞职。全球化合作基金会2002年决定和国家信息化办公室、中国信息产业部合作,召开了全球化时代的电子商务,发表了珠海宣言,统一了中国电子商务平台。中国信息产业部领导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务实大会,对推动中国的信息化建设起到了重大的作用。在这期间我们还进行了全球化专业的讨论会,美国发动对阿富汗、伊拉克的战争,全球化发展处于低潮,联合国在南非地球峰会基本上不谈全球化了。
2002至2003年,我开始了全球化在中国的考察,开车跨越22个省、100多个市、几百个村庄,一年内行程三十万公里,中途还翻了一次车,撞破了我的头,鲜血直流,差点掉进万丈悬崖,我坚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那时中国高速公路还没有建成,尤其在云贵川,我的车无法进行,只有靠当地政府的支持来完成全球化的旅程。当时我在贵州山上看到那些几个人在一间破房子里,共同盖一张被子时,我感到很伤心,我也拿钱帮助他们,但是我很震惊,我没想到贫富差距这么大。北京、上海是一个发达国家的概念,而那些最贫困的地区,跟非洲差不多,我曾经也去过非洲。我不记得2006年当意大利总理和德国前总理科尔访华时,我们在钓鱼台开过一次讨论会,科尔盛赞中国改革取得的成就,盛赞北京,北京人民报社领导、新华社领导谦虚地告诉科尔我们改革还有很多问题,贫富差距还很大,建议科尔到中国其它地方去看一看。
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邀请我参加60周年庆典,我发表了有关全球化的文化多样性演讲,没想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正在推动世界文化多样性的伟大事业,正在准备一个重要公约,这也就是后来所说的文化多样性公约。给人类带来了新的希望,我又从迷茫中回到了希望,这可能是我一生的转折点,我在下一章新时代的诞生,世界文化多样性中专门谈这个问题。也是1999年安南在世界经济论坛中提出了全球契约的概念,并委派联合国办公室主任乔治•凯尔担任全球契约执行总长。我当时一位从哈佛来的助手在他那里办公,凯尔听到我在搞全球化的论坛,他很愿意跟我合作,这我当然是高兴不已了。那是我们频繁接触,在美国、在北京、在法国,他希望我帮他筹备全球契约在亚洲的组织,并在中国召开联合国全球峰会,我建议他在上海召开,因为上海组织国际会议的水平非常高,但必须通过中国外交部申请,上海当然十分愿意,上海这座美丽的城市就喜欢国际的大型会议提高上海城市的知名度。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全球化合作基金会得到批准成为联合国全球峰会的协办单位。2005年初我和凯尔专门去上海筹备这次会议,全球契约所提到了全球化的责任的标准我非常赞同,但是全球契约的标准中有人权、反腐败和劳务工的问题,中国政府有不同意见,这里我不便介入。在2005年6月,安南秘书长邀请我参加全球契约巴黎会议,我曾经跟凯尔提出来为了能够使全球峰会在中国顺利地召开,应该把文化多样性放在全球契约的条款里,因为你要各国人民遵守全球契约责任统一标准,这里面有人权的概念,但是在这个背景下你首先要尊重不同的文化,包容不同的文化,人民才愿意自愿地遵守这一原则。他不完全赞同我的观点,接着在7月份的西班牙全球峰会上,他要求我去参加会议,并发表演讲,我再次把文化多样性提出会议场,他还没来得及跟我辩论,西班牙会议上很多联合国全球契约成员很多人都同意我的观点,凯尔保持沉默。2005年11月8日,我们经中央批准,在浙江杭州召开第三界全球化论坛——世界文化多样性全球论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性全球联盟、人民日报社和我们基金会共同主办了,人民日报社长王晨(现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和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现任国家副主席)共同主席,我是执行主席。那次大会也是开得非常成功,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祝贺大会的胜利召开,乔治•凯尔参加大会,他那天非常激动地和我拥抱,告诉我他终于明白了文化多样性的重要性。那次我们收到了来自全世界五大洲一百多个国家的总统、前总理、国际组织领导人的贺信。他们赞扬这个论坛对推进全球化的健康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专门发贺信,认为我们论坛的议题选的好。对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派出了庞大的代表团,主管文化艺术的总干事助理高哈乐告诉我,联合国在中国从来没派过这么高规格的代表团参加会议,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主席纳切布吉十分感叹西湖这么美,与瑞士日内瓦湖畔相比并不逊色。总干事因临时有事,发来贺信(见附件),没想到的事情又发生了,会议的最后一天,主管文化艺术部主任兼总干事助理代表教科文组织在闭幕式大会上告诉我他要代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向我颁发一枚对世界文化的贡献奖,我感到很意外。我想闭幕式由我主持,能不能私下给我,他说不行,必须要在大会上正式宣布。他把总干事对我的评价转给我,第二天闭幕式上我主持闭幕式,我谈到:世界上任何事情都不是孤立存在的,没有联合国、哈佛大学,特别是中国政府、人民日报社六位正副社长对我的支持以及参与论坛的所有人(包括新闻媒体)的全力配合,论坛不可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功。最后,我还是用朗诵全球化论坛主题歌结束了论坛。会后我没有接受各家媒体的采访,过了几天,新加坡联合早报、法国费加罗报想采访我,我接受了他们的采访,但要求他们不要播出去,因为我喜欢低调做人,我也喜欢自由。
总之,在这八年里我们开过三次大型国际论坛,八次专业性论坛,我们还在了上百次小型研讨会,受益不浅。我出版的书送给了很多教育部、高等院长也送给了国家领导人和各级干部,因为这不是我个人的成果,这是中国第一次共同成果,人们常说我是中国全球化的创始人,我不这么认为,我希望能看到中国领导人和发展中国家对全球化的立场和观点,我也希望参看到奈院长的文章和安南秘书长文章,议题也不是我个人的,我也吸取了全球专家的意见,最后我完成了整体议题,抄送给奈院长修改。世界上有不同的论坛,议题是我们论坛的生命力。今天我应唐主席邀请参加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我深知搞论坛是不容易的事情,我理解财富的概念不光是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所阐述的财富的概念,更重要的是追求智慧财富,重新认识财富的价值,过去人们认为资本越大越安全;可现在的情况却相反,资本越大越危险。一旦资金链短了不管公司规模多大公司就立即倒闭例如有一百年历史的美林集团一夜之间卖给了其他银行,做了十几二十年的员工含着悲伤的泪水离开了心爱的公司。从这里可以看出钱再多是可以花得完,权利再大也是有限的只有智慧财富是无限的还可以再创造新的财富。全球化的创新与整合就是未来财富增长模式,它将成为全球化新的主导产业,经济全球化的潜能刚刚开始释放。通过这八年来的理论探索和实践,中国政府做好了选择全球化的道路的准备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无数次谈到迎接经济全球化的挑战。中国属于亚洲地区,全球化也推动了亚洲地区亚洲经济一体化,亚洲的金融危机和国际金融动荡暴露了目前国际货币体系存在的问题。全球化推动了金融国际化,全球投资和贸易一体化继续发展的结果将需要统一的金融市场,货币政策的协调统一以及货币的一体化将逐步减少贸易和投资的交易成本。建立亚洲金融安全关是亚洲地区各国元首和人民共同的愿望。大国协调是亚洲货币一体化合作的保证,我们可以清醒的认识到亚洲的金融安全以及亚洲货币一体化进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国关系,那么亚洲地区通过大国推动在地区建构货币一体化合作,应成为亚洲地区面对全球化挑战的共识。中国借鉴欧元一体化的经验期望主导推动亚洲地区货币合作机制,这是中国作出的战略性的选择。进一步加强亚洲各国家经济发展互动,而且能够让亚洲各国减少不必要的磨擦,亚洲意识的实质就是货币同盟、文化同盟,这是全球化国家主权时代国家利益的核心,区域经济一体化也是全球化发展的历史必然。
六、教训与对策:
应尽快建立全球化合作体系,实现全球治理
一方面政治一体化停滞退潮,另一方面,不均衡的经济一体化则有了极大的发展,而国家在其中仅仅是行为体之一。一个历史时序正在结束,这就迫使人们去设想一个领土逻辑和网络共存的以及对此调控的全球化管理。我曾有兴趣阅读过大前研一写的《无国界的管理》,我不想再次评论,因为我跟他有些观点不同,未来的全球化传播和信息革命越来越多地覆盖整个社会,全球化的进程使得各种社会空间既更加单一化同时又更加多样化。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最重要的是抓住现在的机遇,用冷静地、科学地思考这场危机背后的深刻地历史背景,吸引几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的智慧又不要陷进旧时代的泥潭,用一个全新的理论来总结它的教训。其中最重要的是美国在全球化时代到来之际的决策和政策出现了严重失误,但这并不能否认美国在这半个世纪里给世界带来了光明、民主、自由,也不能否认他所创造的光辉地业绩,为什么由次贷危机引起的金融危机使华尔街大的投资银行迅速倒下?原因是又复杂的,冰冻三尺决非一日之寒。前面已经用信息革命的理论分析过了,这里用一个轻松简单的达尔文的话来总结:“能够生存下来的不是那个最强壮的,而是那个随着世界迅速变化做出变化的”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所述。在快速到来的信息革命面前,美国没有迅速改变自己的战略, 过多地考虑到集团利益和盟友的利益,采取了单边主义的政策,在没有信息革命以前和工业时代时是可行的,你不听话我就用胡罗卜加大棒去治服你,欧洲有些学者认为他们信奉的是霍布斯理论:人类行为本质是侵略性、掠取性。他们认为保卫和平的唯一方法就是以帝国或以合纵的形势把霸权主义强加给别人。这是欧洲一些学者的观点,我认为他们不应该回到了冷战时期的思维状态,为了从美国国家安全利益考虑,也应当在全球化到来的时候与世界各国相互依存,资源共享,提倡世界文化多样性,包容、和谐的精神来处理国际事务,以全球化相互依存的理论为指导,制定自己的战略和政策,改变原来在美洲实行扩张主义,在世界实行孤立主义的立场,这样他也会获得意想不到的财富和收获,而不至于在新世纪初把世界带入战争的旋涡。要知道目前联合国所推动的世界文化多样性进程,也是保卫世界和平与繁荣的方法。世界是多样的,就像生物界的多样一样,人类的文化多样性是必不可缺少的。欧盟、亚洲包括中国都呼吁美国重新改革和制定国际经济秩序,全球化的繁荣和利益是世界人民共享的,大家应该在一个公平、正义、互惠的基础上竞争与合作,世界的规则也不能由一个强国制定,从而避免信息的严重失衡。在这次金融危机下,世界各国政府都不同程序上受到损失,世界各国人民心理上也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面对世界华尔街的金融危机提示我们,金融机构应该有充分的系统信息,而且具有对称性,完善自由市场的监管体系,政府不能放任自流,金融机构应该保持持续的创新,保持知识产权,不断地完成金融体系的规则和程序,保持它的透明度,不断地与客户保持诚实的沟通,增强客户的信任。不论资本主义制度还是社会主义体系中诚信是至关重要的,是决定成败的重要因素,建立全球化金融管理体系的协调机制,以对付快速变化的各种挑战。尊重文化多样性,追求财富是应该的,但不可以贪婪永无止境,应该采取一种共存共赢、可持续发展的原则。我们需要长时间的深刻反省,总结我们的教训,绝不能重演这种悲剧,我们也同样以包容的心理和合作的心态对待美国这次金融危机,正像联合国秘书长所说的:在当今全球化时代我们没有理由不携起手来实现真正意识上的全球合作。全球化合作基金会十年前的宗旨里写道:提倡全人类的合作精神,逐渐消除贫富差距、资源共享、相互依存,创造一个政治团结、多边合作、文化多样性的新时代。从而彻底改变富国、贫国差距越来越大,全球40%的贫困人口也就是25亿的民众拥有5%的世界财富,而10%的全球最富有的人却拥有全球财富的54%,全球一半人口每日生活费低于2美元,这是残酷的现实。
21世纪将是一个资本竞争、人才竞争和科技竞争的世纪。金融的全球化和全球货币一体化将从金融的区域化和区域货币一体化万开实质性步伐,就此而论,欧洲货币联盟的发展和欧元的启动,是走向金融全球化和全球货币一体化的重要一步。中国主导推动亚洲地区货币合作机制并建构亚洲货币主权是全球化和平发展时代客观形势的战略选择,正如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成员国领导人第二次会议所期望:中国将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同所有亚洲国家携手建设一个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亚洲。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去年暴发的金融海啸,暴露了国际货币基金体系在全球化时代存在严重问题,货币是所有经济体系中金融发展的原动力,亚洲地区也意识到亚洲货币的改革也必须纳入到全球化体系中,它是不可分割的。经济全球化对构成亚洲货币国际合作关系带来了深刻的影响,亚洲地区国家之间很少谈起亚洲的共同利益,缺少一种合作与安全的总体意识。亚洲在21世纪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地区,资源比较丰富,劳动力非常充沛,市场十分辽阔,近几年科学技术发展较快,在全球经济中具有一定的优势。亚洲地区的中国是一个经济大国,对外贸易从70年代末的世界32位,到90年代跃升为第11位,接纳世界直接投资已仅次于美国居第2位,被誉为“吸金大国”,令世界惊讶。日本是世界经济强国,这次受金融海啸冲击严重,但实力依然雄厚,民间富裕,技术基础也很扎实,一旦政策对路,复苏自然较快。

七、新时代的主旋律——世界文化多样性
尊重 包容 创新 合作
追求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念 ,共同的理想
2005年10月,是一个世界重要的历史时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总结了人类千年发展的经验,觉得人类应该回到多样性世界里,但是这一公约由于反对迟迟没有通过,终于在2005年10月以148票对2票的绝对压倒数通过了《保护文化多样性公约》。在这之前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等一系列具有历史意义的国际公约诞生,标志着人类社会进入全球化时代的文化多样性新纪元。继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三次信息革命迅速崛起,各国人民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特别是这次金融海啸,世界人民再一次面临着挑战与选择,世界人民不要贫困、冲突与战争;他们选择了尊重包容、共同创造普遍繁荣、公平正义和利益共享的文化多样性世界。正如《公约》另阐述:“文化多样性是人类延续、交流、变革的源泉;也是人类共同遗产和财富,文化多样性已成为各国可持续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历史赋予我们崇高的使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庄严地通过了《世界文化多样性公约》,在文化多样性的精神指导下,正如联合国副秘书长所说:多样性将创造下一个世纪各民族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多样性将消除人民的恐惧与不安,也正如联合国教科文总干事所说:文化多样性值得庆祝,它是世界人民的福音,它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合作空间。在政治层面,主张多边合作,它可以遏止强国的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倾向,多边主义已成为各国采取优先影响的手段,多边主义也在全球性进程中调整和改变自己,从而建起一个更大的公共空间,使得更多的包括政府、非政府组织、企业、社会团体和私人以及强和弱一道努力共同进行全球治理,并通过全球化合作机制和世界文化多样性论坛的平台来共同推进全球化的进程,朝着有利于各国人民的方向健康发展。这才能够从根本上避免世界金融危机的重演,随着时间的推移才能缓解人们心中的恐慌和不安。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华尔街的资本家不能够留恋过去,风花雪月、奢侈的生活,那些为美国政治经济理论家还为他们做精神上的安慰,还要拿纳税人的钱为什么买单,这是一个无底洞,从全球化的战略上看这只能解决一时,不能彻底根治,治标不治本。去年11月奥巴马当选总结时我通过他在哈佛时期的好友送给他贺信,但是在贺信中我也忠告他,在全球化时代,改变美国的同时必须顾及世界人民的利益,同时要改变世界,因为我们是相互依存的整体,期望他新的经济班子在制定新的变革政策时,要经得起人民和历史的考验。
我们追求全球化背景下的共同价值观念,这种共同价值观念的核心是尊重、包容、创新、公平、合作。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好客的、善于合作的国家,同样加拿大也是多民族、多元文化的伟大国家。它包容了各种宗教信仰。在迈向全球化时代,我们需要超越意识形态,消除和忘记由于政治带来的种种分歧。中加两国元首都在加入“世界文化多样性公约”上签了字,文化多样性的共同价值观念把我们两国人民团结在一起,资源共享,创新合作,共同推进全球化事业。正如联合国秘书长所说,“今天没有比全球化合作更伟大更崇高的事业……”。对于这样一种革命性的认识,人们也是基于这场灾难得来的宝贵财富。如果说欧洲的文艺复兴对当时整个的欧洲繁荣和文明产生了历史性的变化。那么全球化时代的文化多样性将给世界繁荣、自由、人类的幸福带来辉煌的未来。最后,我还是用我写的歌词,意大利著名作曲家萨维纳的全球化论坛主题歌来结束我的演讲。

朋友,不分贫富,不分肤色,
我们都是地球上的公民。
今天,相聚在美丽的多伦多,
为了共同的理想……
来吧,让我们忘记过去的悲伤,
经历了人世间风风雨雨、漫长岁月,
终于迎来了全球化时代的曙光,
多样性将创造人类最灿烂的文化。
朋友,虚伪、自私、仇恨
这不是我们的人生。
知识、真理、健康
是人间最宝贵的财富。
论坛的思想和精神将传遍山山水水,
听,美丽的西湖荡起了和谐乐章,
伟大的声音发自人间天堂。
朋友,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友爱、互助、宽容、直到永远。
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人,
愿这美妙难忘的歌声相伴我们,直到永远……

世界文化多样性组织、全球化合作基金会
主席 孙放
加拿大.多伦多 1.16.2009

 

加拿大帝国银行CIBC风险管理副总裁ohn C. Pattison在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论坛的演讲稿全文:

John C. Pattison的演讲全文:Not All Bubbles are Champagne

作者: editor2  日期: 2009-01-22 10:32:25

 

Not All Bubbles are Champagne
John C. Pattison
Neither champagne bubbles nor financial bubbles last forever. When the music stops it is back to reality. This is usually painful.
But what is important is that we learn from this experience. Therefore I intend to address three questions:
(1) What is normal economic reality?
(2) What have been the big lessons from this financial crisis?
(3) How can we use our new knowledge in the future?

What is Reasonable Economic Reality?
True economic reality has usually been a high degree of uncertainty about the macroeconomic and financial policy environment. This is normally coupled with similar unknowns about financial markets. If this were not true consider the implications: we would all be incredibly rich from our investments.
People forget that the financial world has always been highly risky, yet most of the past 20 years was one of fairly stable government policy. This was a period in which governments and central banks were recovering from their last big policy mistakes, the great inflation of the 1970s and early 1980s. Many government officials believed that they had solved the capitalist problem of the business cycle and gave themselves hearty, but premature congratulations.
In fact the over confidence from this period led them to have an excessive believe their own abilities. However this manifested itself in several characteristic errors both domestically and internationally:
(a) Certain, but not all governments, were led to excessive stimulation, deficit financing and the creation of excess demand and insufficient savings. The UK and US were the most notable sinners but Canada, although not entirely free of policy error was on the right side of this problem. Canada deserves credit for its restraint. Note that small countries such as Canada must have disciplined policies. It is easier, but more dangerous, for larger countries to go off the rails.
(b) Some central banks, once again most notably the United States, bailed out faltering stock markets with excessively loose monetary policy over a number of years. The so-called “Greenspan put” is well known. These must not continue.
(c) There were also major international imbalances caused by policy errors, such that China for example was financing US consumption and deficits through its trade surpluses. They have my sympathy, a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lso faced a difficult policy dilemma.
(d) Financial regulation was no match for many of the problems that ensued. In fact the US regulators believed that less regulation was better. I am not yet convinced how they will address the inadequacies.
(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could not solve domestic policy and regulatory lapses in the larger countries. The IMF which is used to disciplining smaller countries cannot discipline the larger ones.
In a simple world these problems would not have mattered as much. However with the global integration of financial markets, and with many financial players, banks, hedge funds, investment managers relying upon 20 years of stability for comfort, problems spread rapidly, notably throughout Europe and the United States. Canada, Australia and other countries were not untouched. It is hard for any country to be safe when policy errors are made in the larger countries.
Another element of reality to consider is diversification. The old adage – do not put all of your eggs in the same basket – is correct. But those who had all of their eggs in 50 different stocks in five different countries, still could have potentially lost 30-40% of their value even though they may have thought they were diversified. Note that currency diversification may have reduced this loss, but this is not certain. For example, the UK Pound and the Australian dollar declined during this period. So reality is that true diversification in a serious financial crisis is difficult to achieve because asset returns become correlated.
What Have We Learned?
1. Many investors make a fundamental mistake in over estimating how much risk they are able to afford. But you only learn this when it matters the most, when the downward turn happens.
2. Many investors did not do sufficient analysis on their investments.
3. Many investors confuse investing with speculating.
4. Many believed they were diversified but they were not.
5. Many investors purchase investments on emotion and the momentum of markets.
6. Beware of momentum investing. The momentum in markets in recent years was self perpetuating for a long time, but could not be sustained by fundamentals in the long term. Oil and commodities are good examples.
7. Thus detailed financial and market analysis of proposed investments is indispensable.
8. Investors cannot delegate responsibility to their managers without taking risks. Investment managers have a responsibility to carry out “Know Your Client” and “Suitability” reviews. But they cannot do this without clear and accurate information from the investor.
9. Diversification within one asset class, such as equities is not the answer to most investors needs. Diversification across asset classes needs to be employed. Currency diversification was also an important strategy in this crisis. Currencies cannot all go down together, when one falls it falls against other currencies that rise.
10. But note that to diversify sensibly requires a degree of financial and portfolio knowledge and due care that may be beyond the abilities of many investors.

How Can we Profit from This New Knowledge?
Each person is in a unique financial position, with different amounts of funds and different personal, family and corporate demands on their income and wealth. So there is no one answer, but here are some ideas to consider:
1. Seeking high returns is extremely dangerous in most cases. There will always be lucky people, but I have found that it is rarely me. So expectations need to be modified.
2. Sleeping well at night is a bonus from conservative investing. Moreover good sleeps are not taxed (yet).
3. There is nothing wrong with low to medium yield lower-risk investments held over long period of time. Compound interest can produce good returns over the long term, but cannot achieve this in the short run.
4. Diversification needs careful thought. But note that with diversification some assets will do better than others. Parts of the portfolio will lose when the other portion rises. So diversification can lead to psychological problems where people regret having some investments. I am reminded of someone who bought two lottery tickets, one of which won $25 million. He was extremely upset as to why he had bought the second ticket!
5. The performance of investments should not be reviewed daily, weekly or monthly. There is too much statistical noise to assess the outcome. But vigilance is required as to whether investments are prudent and suitable. For example cyclical investments at the outset of a pronounced downturn may be unwise and should be considered carefully.
Concluding Observations
The biggest questions in my mind are the following:
(a) The world will eventually recover and the timing of this is unpredictable and risky. The press is full of many thoughts on this, some of which will be right and many of which will be wrong.
(b) Governments have injected huge amounts of stimulus into most Western economies. This is a loose cannon in the medium term. It is not possible today to see how the exit strategy of the US and European governments will lead to a stable economic outcome. I believe it will eventually happen but this will not happen without risks of economic mismanagement.
(c) Global imbalances were part of the problem and there is no solution on the table at this time, nor should one expect a solution from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in the midst of a crisis. For example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s not going to discipline the US policy makers or provide clever advice for them. Neither can the IMF tell China how to run its exchange rate policy for the renminbi. Global imbalances are another loose cannon on the deck.
Finally if someone was indeed the perfect investor, or the perfect financial manager they would be rich beyond all comprehension. No one is that smart and if they were they would still be at the mercy of unforeseeable developments in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world.
The only conclusion I come to in my own financial world is to be cautious, carefully diversified and to do lower risk investing that allows me to sleep more comfortab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iv#stuning-header .dfd-stuning-header-bg-container {background-color: #efefef;background-size: initial;background-position: top center;background-attachment: initial;background-repeat: initial;}#stuning-header div.page-title-inner {min-height: 130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