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西班牙大流感,川普爷爷也没能躲过

曾经的西班牙大流感,川普爷爷也没能躲过

曾经的西班牙大流感,川普爷爷也没能躲过2020-05-17 18:57

在20世纪初的1918年~1920年,人们听到西班牙女郎这个词,恐怕都会闻之色变。

因为“西班牙女郎”在当时是“西班牙流感”的代名词!

病源地:美国!

1917年4月6日,第一次世界大战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年头,一直在作壁上观、向交战双方大做军火生意的美国看到同盟国败局已定,便以德国实行无限制潜艇战和预谋协助墨西哥收复被美国占领的领土为由,向德国宣战。

当时美国已经多年没有大规模战争,军队不仅数量少,而且训练不足。为了与能征善战的德军作战,总统威尔逊下令美军扩军,并抓紧时间训练,准备赴欧作战。

一时间,美国各大兵营人满为患,拥挤不堪。

1918年3月18日的早晨,美国堪萨斯州哈斯克尔县大众顿军营的一个炊事兵发觉自己发烧、头痛、嗓子疼、肌肉乏力,他找到军医。军医给他检查过后,认为只是普通的感冒,给他开了点感冒药就把他打发走了。

这个炊事兵就是后来肆虐全球的“西班牙大流感”的“零号病人”!

不料到了中午,整个军营忽然又有100多人得了感冒,几天后的感冒的人数达到了500多人。

最终,军营里有1000多名军人感染,46人死亡。但因为死亡率较低,美国军方都没在意,只当做普通的流感而已。

几天后,堪萨斯州莱利堡的方斯顿营地也报告了100多起病例。

随后的几个月里,美国各地许多人都得了感冒。

很显然,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流感。

由于当时流感并不严重,死亡人数也不多。所以美国医生非常乐观,认为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流感罢了,和往年一样,过不了多久就会“群体免疫”。

1918年3月21日,也就是美国堪萨斯州大众顿军营发生感冒的第三天,德军统帅鲁登道夫上将决定打破战争的僵局,集中优势兵力攻击英法联军,被称为“米夏埃尔行动”。

在德军的猛攻之下,英法联军节节败退,德军兵锋离法国首都巴黎只有37公里。

法国国内一片恐慌,法国政府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眼看就要重现普法战争中普军占领巴黎的旧事。

为了不让德军在法军投降之前占领巴黎,美国司令部虽然知道美军有流感疫情,但仍然派出大量的军队前往欧洲,增援法国。

美国远征军

美国运兵船在横渡大西洋时,总计约30,000美军士兵在没有到达法国时就已经病死了。

为了避免引起恐慌,美国军方采取了严格的新闻封锁。

不久,20万美国大兵登陆法国,20万病原体开始把流感传到欧洲,一场比欧洲中世纪黑死病更可怕的灾难降临了……

“西班牙女郎”的可怕舞步

美军登陆法国后,英勇作战,很快扭转了战局,德军企图重占巴黎的计划破产。

英法媒体一片欢腾,纷纷大肆报道前线的胜利。

但此时,英法两国已经被美军士兵带来的流感大规模传染了,但因为采取了媒体审查制度,为了防止影响士气,英法两国的媒体被禁止报道。

美国大兵把流感传播到法国,流感又从法国散播到西班牙。

与参战的英法两国相反,中立国西班牙并未实行媒体审查制度,所以媒体大量报道了本国的流感严重程度!

在短短的一个月内,西班牙就有800万人被传染,人口众多的马德里竟然有三分之一的市民染病,就连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都没有幸免。

马德里政府部门关门,电车停运,公众场所被关闭,工厂停工,农民抛荒,所有人惶惶不可终日。

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地区,每天有超过1200个居民死于流感。

令西班牙人愤怒的是,这种流感是从法国传来的,但却因为西班牙发出了大量真实的报道,给人们一种只有西班牙疫情严重的错觉,这种流感被全世界称之为“西班牙流感”!

甚至有人给“西班牙流感”起了个浪漫的名字“西班牙女郎”

不过,此时此刻,恐怕任何人都会对“西班牙女郎”敬而远之。

在西班牙,称此病为法国型流行性感冒。

在伊比利亚半岛肆虐后,“西班牙女郎”的“舞步”开始迈向整个欧洲大陆。

其实早在流感传入西班牙之前的4月,前线的英军就有3万人染病。

到了5月,染病人数高达10%,英国海军几乎无法作战。

“西班牙女郎”在英国“狂舞”,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死亡人数达到20万,连英国国王乔治五世染病在床。

医学专家在英国的报纸上大声疾呼,认定这场 “流行性感冒”极有可能是一场不亚于“黑死病”的死亡灾难,要政府立即采取措施防止疫情的蔓延。

但英国首相劳合•乔治破口大骂医学专家们危言耸听,还专门委派亲信出面辟谣:“不过是场流行感冒,大家紧张什么?团结一致打德国才是真!”

“西班牙女郎”自然也不会放过对岸的法国。在巴黎,平均每周死亡1千人。

6月,德军发动进攻,法军不敌,被迫撤退,其中就有许多被传染的法军士兵。

如此一来,法国的疫情更加严重。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法国死亡人数达40万之多。

而疫情的起源地美国,自然也无法逃过“西班牙女郎”之吻!

1918年9月,美国波士顿疫情大暴发。

不久流感产生变异,传播更加猖獗。

当时的人只要被传染流感,只要3天就会死亡,所以又被称为三日热。

甚至在许多美国工薪族家庭里,许多男人早晨出门上班,中午症状发作,晚上还来不及抢救就死去。期盼丈夫下班回家的妻子们,等来的竟然是死亡通知单……

美国总统威尔逊竟然不顾美国官员的疫情警告,一意孤行的举行一战胜利庆祝活动。

结果导致疫情泛滥,到了10月美国流感的死亡率已经达到了10%!这月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个月,有20万美国人死去。

流感让每个美国人惶恐不安,纷纷采取各种措施抵抗流感,比如戴口罩。出门不带口罩者,公交车拒载,商店也会拒之门外;

在旧金山,愤怒的警察甚至当场打死一名不愿戴口罩的行人。

值得一提的是,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爷爷弗雷德里克•特朗普也因流感而死于纽约。

弗雷德里克•特朗普

与英国、法国、美国交战的德国,自然也逃不出“西班牙女郎”的“青睐”。

当流感经过战场传到德国军队时,没过多久德军非战斗减员竟然高达30%!

到了8月,战斗和疫情已经使得德国损失了80万兵力。

11月,穷途末路的德国无力再战,只好宣布投降。

而此时协约国军队,英军、法军和美军也好不到那里去。在流感的袭击下,成千上万的士兵倒下,就连当时在前线的麦克阿瑟都病倒了。

驻守法国奥尔良的美军,超过16,000人因为身患流感而失去了战斗力。

剩下的人奄奄一息,消灭敌人的枪支成了他们的“拐杖”,一个个形容枯槁,哀嚎呻吟,像一具具的行尸走肉。

1918年11月11日,法国代表福煦元帅接受了德国代表的投降书,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其实,即使德国不投降,交战双方也打不下去了。

交战双方的军队得了流感,导致大规模非战斗减员,这也是促使停战的一个重要原因。

听上去,颇具黑色幽默。

波及全世界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了,但人类与流感的战争仍然在继续。

“西班牙流感”一共有三次传播高峰。

第一次传播高峰是1918年4月~7月,主要在法国前线的美军、法军、英军士兵中传播,病死率为0.12%。

第二次传播高峰是1918年8月~11月,这次非常可怕,席卷欧美非亚四大洲,波及5亿人,仅有澳大利亚幸免,病死率为7.7%。

第三次传播高峰是1919年1月~5月,虽然这次传播程度较轻,但却传播到了澳大利亚,终于完成了“全球化”。

当时世界上17亿人,“西班牙流感”造成约5亿人感染,大概有1700万至5000万甚至可能高达1亿人死亡,其全球平均致死率约为2.5%-5%。

它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大流行病,没有之一,甚至超过了黑死病。

与其他传染病导致抵抗力弱的老人、儿童死亡率高的情况不同,“西班牙流感”似乎专门袭击青壮年。

尤其是20~35岁的青壮年族群中死亡率特别高。许多人早上还正常,中午染病,开始高烧、头痛之、脸色发青、咳血,晚上便死亡。

交战前线大批年轻士兵病倒和死去,加速了战争的结束。

“西班牙女郎”似乎“厌恶”战争,但“她”却比战争更可怕,因为死在疫情下的人,远比死在战争中的人要多得多。

西班牙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总死亡人数还多。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的死亡人数是1000万,而西班牙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是其数倍,甚至十倍!

死亡人数尚无定论,最保守估计是2164.2万人。其中北美洲 107.6万,南美洲 32.7万,欧洲 216.3万,亚洲 1575.7万,大洋洲 96.5万,非洲 135.3万。印度死亡人数为全球最多,大约1250万人。

这场流感也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沉重的灾难。

1918年,中国多个地区都爆发了疫情

5月,温州有万余人感染流感。

6月,广东学校和邮局发现了流感病人,接着精神病院、神学院等人较多的地方也陆续发生流感。

7月,云南个旧爆发严重疫情,当地绝大多数居民都被传染。

其它地方的疫情也相继爆发,北京疫情“传染甚速”,有一半警察染病。

哈尔滨也因为许多俄国人从欧洲逃难过来,所以竟然有40%人被传染。

远东第一大港的上海因为人员流通频繁染病者不计其数。

11月6日,上海《申报》全文刊登了当时定海县知事冯秉干撰写的《救治时疫之布告》,这份布告以通俗的六言诗形式提到由清代医家吴鞠通研制的“银翘散”是治疗流感的名方,建议人们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避免传染疾病。

最严重的是浙江绍兴,死亡人数竟然高达10%。当时报载:“一村之中十室九家,一家之人,十人九死,贫苦之户最居多数,哭声相应,惨不忍闻。”棺木所售一空,“枕尸待装不知其数”。

真是令人触目惊心!

当时的中国报界把西班牙流感称之为“骨痛病”、“五日瘟”、“时疫”等。

由于当时中国正处于军阀混战时期,严重缺乏统计数据,所有只能估算出中国的死亡人数在500到900万之间。

1919年下半年,在造成了全球数千万人死亡之后,西班牙流感忽然神秘消失。

消失的病魔

这个可怕的病魔,它究竟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它还会回来吗?

这是一直困扰全世界人们的问题。

医学家们始终没有放弃对它的研究,他们要追查这场疫情的原因,防止悲剧重演。

因为当时是一战时期,认为流感是德国人的细菌战的说法在欧洲不胫而走,但这种说法缺乏证据,不值得一驳。

1930年,人类第一次分离出了猪流感病毒,有科学家推测“西班牙流感”很可能是猪或者其他动物传染给人类的。

为了获得更多的证据,医学家们挖开当时患病死者的坟墓,从腐烂的尸体上提取病原体。

1997年,美国科学家杰弗里•陶贝格尔在《科学》周刊上发表了他的研究成果,认为1918年的流感病毒与猪流感病毒十分相似。

2002年10月,美国国防病理中心与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的微生物学家合作,开始尝试重建病毒。

2014年,科学家一项研究用分子时钟方法对病毒进行了重建,推断西班牙流感病毒是在1918年之前来自于一种人类H1病毒和一种禽病毒的重配。

时至今日,科学界也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但在逐渐接近真相。

世界卫生组织后来不再按地理位置命名流行病,西班牙流感被称为“1918年流行性感冒大流行”“1918年流感大流行”。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There is 1 comment
  1. KeithAffer

    Created by John Becker, 1K Daily Profit https://onekdailyprofits.club is a binary options automated trading system – One of the leading trading platforms. It is best suited for new traders who have no prior experience or knowledge. Free registration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iv#stuning-header .dfd-stuning-header-bg-container {background-color: #efefef;background-size: initial;background-position: top center;background-attachment: initial;background-repeat: initial;}#stuning-header div.page-title-inner {min-height: 130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