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巴菲特财富之路”作者唐炜臻受西方国家司法迫害的经历

“我的巴菲特财富之路”作者唐炜臻受西方国家司法迫害的经历

唐炜臻受西方国家司法迫害的经历

我名字叫唐炜臻,1958年出生于湖南衡阳市祁东县,87年公派出国留学作为访问学者到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生物化学系进修。1988 年回国服务。1990年被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生物系录取,自费留学攻读硕士研究生。90年申请留学移民。1992年毕业就职于多伦多总医院,1993年开始研究从事金融投资,1996年6月入籍加拿大。2005年著书立说,出版发行了“我的巴菲特财富之路”一书,有中英文版。

2001年开始从事社团活动和工作,2008年4月13日组织了声势浩大的公开反西方媒体歪曲报道,反对藏独,支持北京奥运的加拿大国会山庄集会,受到中加两国政府的关注,我成为了中华海外联谊会第三届理事会理事,加拿大情报部门对我进行了访问和调查。

加拿大华人和加拿大籍华人的司法不公,中国政府和人民是可以关注和指出的,中国人民的很多财产和财富被他们掠夺,美国可以干预任何国家的司法,为什么强大的中国不能维护司法公正。我的案例可以用来揭穿西方的人权,言论自由和司法公正的嘴脸,虚伪和谎言,如何对付西方媒体的弯曲报道,保护全球华人的合法权益。

一个网友叫不经风雨没有见识 – 2011年12月13日 15:18 在网上说 “西方为了拯救自己的经济,对世界的掠夺从恶意打压丰田开始到摧毁中国在北美的上市公司,再一次验证了老唐的睿见。中国人要么世世代代做良民、有些人做愚民,要么团结起来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自己的位置。

看看Patric Chen在媒体公开认同自己的华裔根源后,西方人的恶毒反应后,你还能再骂老唐是精神病吗?佩服老唐的毅力,魄力。”

不经风雨没有见识 – 2011年12月13日 16:27

“老唐,陈德源, 以及许多中国人在北美被摧毁的公司,只是美国竭力阻止中国崛起的许多无硝烟的战争中的一部分. 既然无硝烟,中国人就应该用自己的智慧来保卫属于自己的经济成果. 任何妥协和退让都被看作是软弱无能的表现. ”

因为2008年金融海啸,投资人害怕,纷纷提款赎回投资,我们在海啸金融期间没有任何亏损,但没有赚到钱,当时投资不亏就是赚,因为投资人纷纷挤兑,有一个投资人他在中国没有取到钱,心理不安,他是学法律的,相信法律,请了一个多伦多律师,律师没有跟我交流和交涉,没有通过法庭,直接向证券会投诉,证券会因此抓住了机会,我在2009年3月12日应邀去证券会,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接受了访谈,他们因此取证,断章取义说我是金融欺诈,通过媒体发布谣言和无端的指控。停止我的交易和所有业务,冻结我们的投资账户,让投资人和社会对我产生恐惧和仇恨,剥夺我的工作,生活和司法辩护权利,未判先罚,剥夺我的人权和司法权力,一下就摧毁我的辩护能力,他们属于违法。原告后来已经撤销投诉,没有出庭作证。在证券会封杀我以后,投资人对我的支持和信任是史无前例的,证券会封杀我以后他们纷纷签名,为我请愿并愿意追加投资。

我当时公司在加拿大和美国有一些资金,近200万美元,这些资金可以用于我的生活,司法辩护,他们律师不给,通过一种巧妙的手段,通过法庭申请,资金被律师一抢耳光。导致我没有律师费和律师辩护。我当时感到很奇怪。我的钱和资金为什么不能用来为我辩护。我当时不懂法律和法律语言,他们说什么我不懂,在法庭必须有律师和法庭专业人士才能辩护,而我被剥夺了这个权利。

他们毁了我的名誉,我不能请律师,也不能请财会专业人才为我辩护。我当时有近200万美元的资金,还有一栋别墅,当时价值100 万加元,现在值两百万,因为投资账户被冻结不能交易,也不能拿出来作为生活和法庭辩护之用。我开始不懂法庭,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知道这是故意的迫害,非法打击。因为资金的问题,我不能用我的钱请律师,政府不提供律师,我损失了银行借的钱,我的房子和官司。

2009年底证券会在没有完成调查和专业程序的情况下非法将我的案件转入刑事案件,进一步对我毁誉和迫害,2010年1月13日,我从中国大陆主动回国应诉,第一次保释没有成功,拒绝保释。我在监狱被非法拘留3个月。其目的是对我进行进一步的攻击和侮辱。按理说我主动回国(加拿大)应诉,配合调查应该无条件释放和保释,必须为我提供律师。

没有律师和不同意的情况下进行司法程序不符合加拿大人权和宪法。但他们不顾人权与宪法规定,仍然对我进行毁谤和迫害。经过了初审和最后审判,我有审判的全部记录和非法过程。

2011年 到 2012 一直在为我的律师和司法权利上庭,争论不休,装模作样,误导人民群众以为西方司法公正,强奸民意,法官知法犯法是明知故犯,他们没有给我的司法辩护权利和律师。

2012月9月10日 在我抗议和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进行审判。

从9月10日 到 10月 30 号 经历了49 天,我把事实都说明了,但不懂法律专业知识和法律语言,没有法律和法庭经验,在最后一天受法官误导陪审团投资亏损是5000以上就是欺诈迫害我入狱。法官犯了三大致命的错误,第一没有辩护律师进行审判违法,第二,没有专家和行内的公证,使用不合格的,有偏见的,歧视的政府会计师冒充专家不公。第三,在没有非法所得的情况下,把正常的公司运作费用指控为诈骗所得是污蔑。一开始说诈骗6000万,后来变成284万。这284 万纯属经营和运作费用。

判我入狱6年,要求我出狱后给政府司法机关缴纳284 万,否则再次入狱 5年,这是史无前例的恶意打击,毁灭。

2013年2月1日我入狱以后被迫学习西方的法律和司法制度,看了很多法律方面的书籍,小说和各种案例,研究西方司法的本质和方式。在监狱里用自学的法律知识维护自己的权利卓有成效。我迫使他们提前释放我,并且我在假释期间能够回国探亲,这是史无前例的。我现在要获得司法斗争的胜利是不难的事。

2015年通过上诉,上诉法庭指定的律师发现和严正指出了这个问题,上诉法庭三大法官知错不改,欺负中国人,海外华人。

我的司法案例对了解西方社会和处理目前的香港事务和孟晚舟事件有积极作用和意义。有几个要点应该指出,第一我有加拿大法庭完整的法律文件和资料带回国了,具有非常的作用和价值。第二,我就是十年前的孟晚舟,华人在海外受迫害的人很多,不只是我和孟晚舟,只有孟晚舟有国家的支持和对抗,媒体曝光。司法迫害是西方打击,阻止华人崛起的一种重要的方式和手段。第三,西方司法是多重标准,案例法其实是掩人耳目,无法无天。第四,我有无数受迫害的真实案例。第五,我没有辩护律师,专家和公正人作证。第六,同类案例没有刑事处分和进监狱的。第七,华人在政治,金融,司法和建筑行业都受打压,处于劣势。第八,中国人和中国政府有崇洋媚外和恐惧症。第九,中国驻外机构不作为,因为他们不了解西方的司法。

网友不经风雨没有见识 – 2011年12月13日 17:54  还说   “一个智慧的人是无价的。他只有一个脑袋,但是不是千万个人的脑袋可以屏凑出来的;他单枪匹马,但是他可以调动千军万马。曼德拉坐牢时,有多少局外人会认为他会成为以后的南非总统;邓小平被一次、两次、三次被打倒时,有多少中国人会认为他东山再起,推广猫论。大事发生都有其合理理由的,老唐也不例外。”

有一个自称红教创始人的网友 – 2010年11月3日 21:40 说“用毛泽东思想来解决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从而形成一套完整的方法论,是对毛泽东思想的发展,对社会科学做的贡献。解决问题,一要方法正确,二要有勇气,从毛泽东思想中你二者皆可得。小唐同志,你做事能走一步看三步,利用眼前的难题,宣传自己的知识和人品,寻求志同道合者,将人们从你的被动生意上移开,老夫欣赏你。”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iv#stuning-header .dfd-stuning-header-bg-container {background-color: #efefef;background-size: initial;background-position: top center;background-attachment: initial;background-repeat: initial;}#stuning-header div.page-title-inner {min-height: 130px;}